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中)-文章爱情文章

时间:2020-07-10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我呷了一口咖啡,顿觉一股暖流浸入心脾,十分惬意。此时,咖啡店里情侣满座,香雾缭绕,缱绻心扉,灯光迷离,极具浪漫气息。满眼多秀色,水雾共氤氲,我心里道。

可是不久,我感觉到在我斜对面不远的地方,在靠近大玻璃窗下那卡座里,一对年青情侣的眼光时不时在扫视着我,似乎也在议论我。

我好生奇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们。只这一眼,心中便不禁感叹:好一对帅哥美女!迷朦灯光下,他们太帅太美了。尤其那女士,典型的现代东方丽人,五官雕塑般美丽,肤肌凝雪,身材高挑,气宇轩昂,举止雍容华贵中又显优雅。她正面对着我的方向。在她的侧面,是她的男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我扎扎实实盯视了他们两眼。并不是嫉妒他们的帅气美貌,而是感到那美女有点象叶丹;再看,觉得特别象叶丹;仔细看,她的五官、肤色、动作,甚至笑容,简直就是叶丹。我头脑里一个闪念,叶丹仅一段时间没见,竟然另外有了……新欢?人啦,太不可思议了。

我心猛提到嗓子眼上,瞬间六神无主。叶丹啊叶丹,你怎么会这样呢?我气不打一处来,真想马上冲过去质问她。可是,理智告诉我,克制,克制!不能冲动,冲动坏事。我犹豫着,眼前这美女是叶丹吗?

我用手使劲揪自己的大腿,自己并不是在梦中,也不是在幻觉里。我相信,眼前这叶丹,并不是我热恋的叶丹,哦,不是我们曾经相互热恋的叶丹。

曾经相互热恋的叶丹?是的,曾经相互热恋的叶丹!

前一次在这咖啡店,冥冥之中突然想到叶丹一定是在哪里了。当时我为自己的喷发的新灵感着实欣喜若狂了一阵子,那晚一夜未眠。第二天,我便急着赶回德令哈。我认定叶丹已经又来到了我的家乡,因此对找到她充满信心。

然而,到了德令哈,我走下列车那刻起,又䧟入了极度的茫然中。面对德令哈两万多平方公里的大地,地广人稀哪里找得到她的踪影?叶丹啊,你这杳无音信,害得我找你找得好苦哟。

在德令哈,儿时伙伴们知道我匆匆赶回来的目的后,便自告奋勇分成几路驾车分头去寻找叶丹,他们都认识她。两天下来,几路伙伴们跑遍了全市所有能去的乡镇、社区,都没有叶丹的一点信息。伙伴们劝我说:不用找了,也许她压根儿就没有来这里而是去了其他什么地方。天涯何处无芳草?都什么年代了,还思想观念这么守旧僵化。别人都忘记你了,你还苦恋着别人,何苦哟。

我无言以对,仰天大叫,完全绝望了。

是夜,微风习习,万籁俱寂,月光如银撒在辽阔大地上。

打发走一直陪在身边的伙伴,我独自一人大字样摊睡在戈壁滩上,两天来马不停蹄地奔跑,身体酸痛,浑身无力,躺下放松放松是此刻最奢侈的享受。双臂枕头仰望着高原近在咫尺的夜空,似乎一伸手就可随意把玩的月亮,云朵,还有天边闪烁的明亮的星星,都是那么的美丽,却一点也使我高兴不起来。我很沮丧,自己心爱的姑娘竟不辞而别,她为什么会这样?人们说,女人心,玻璃樽——好看,也易碎。可我并没有伤害武汉哪里能治癫痫病—原来在这过她,对她连一句重话都不曾有过,怎么竟碎了呢?而且碎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天空乌云开始骤集,并逐渐暗淡了。戈壁上刮起了风,呼呼作响,也送来了一两声荒野的狼嚎。我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我宁愿躺在这冰冷的地上,让野狼怪兽快来吧,把我残暴地吞噬掉,没有了叶丹我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也许是太疲倦,我逐渐有了朦胧睡意。朦胧之际,夜空中忽然传来了母亲呼唤我的声音,我精神一下振作起来,猛坐起身仔细一听,还有姐姐的声音。亲人在呼唤我。顿时,我热泪夺眶而,高声呼喊着:妈妈——!张开双臂,向母亲扑将过去。

在回学校的火车上,头脑里一直萦绕着叶丹,想了很多。逐渐地也挑剔起她很多的不是,就连平日里认为很不错的言行,此时看来,也竟是那样的不应该,甚至丑陋。回到学校后,自己都感觉我突然改变了一个人似的,一时对叶丹不再牵挂,觉得她不是那么值得爱了;一时又觉得叶丹是我的女神,是我今生永远不可分离的伴侣。就这样反复着,持续了好久。

我多次问自己,还深爱叶丹吗?我不敢回答。渐渐的,牵挂她的时候少了,也许再过一阵子也会遗忘她了,就象她遗忘我一样。叶丹,你这无情的人,我也会遗忘你的。

我招呼店里的服务小姐,要了一份甜点,慢慢填充着饥饿的肚子。目光无目的地慢慢巡视着店里一对对亲密的情侣,心里为他们祈祷道:爱,就珍爱吧,愿你们终成眷属。而我呢?说实话此时,我想念叶丹,又厌恨叶丹。

当目光再次巡视到斜对面靠近大玻璃窗下卡座里那对情侣时,我突然间目瞪口呆了。

噫!你们,你们……,怎么,怎么会这样呢?我几乎失声叫道。

小女孩又飘到了我面前,手里的玫瑰花篮不见了,而是一本小平板电脑。她站在我身边,手挡在我眼前晃动着问:“哥!看见外星人啦,这么好奇的样子?”

我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因她地驾到而深深叹了一口气。

小女孩没理睬我的态度,顺我目光向对面看过去,然后笑了。说道:“哦。那是我哥我姐。”

我心不在焉地问:“他们,又是你哥你姐?”不等回答,又继续看着那对让我目瞪口呆的情侣。

那对情侣一直很亲热的依偎在一起,一个大山一样挺胸坐着,一个小鸟倚人一样靠着山。两人时不时相互久久亲吻,时不时又互喂着甜点,时不时脸和脸紧贴在一起,叙说着什么,脸上都荡漾着无限的甜蜜和幸福。

一会儿,令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又重现了。只见那座大山蹲下身子,很虔诚地蹲在小鸟脚前轻轻脱下她的鞋子、袜子,双手殷勤地搓揉着她的脚丫子,再从脚到大腿,又从大腿到脚,小心翼翼的上下抚揉着、轻拍着,时而噜嘴吹着。小鸟则很陶醉的享受着。

不想再看下去了,太无聊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竟公然玩这个,有趣吗?一个太无聊,一个太不矜持,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样的活宝?我很鄙视这对男女,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们。

“怎么,羡慕啦?”小女孩问癫痫疾病的治疗方法那个好 治疗癫痫比较好的方法

“哼!”我一脸不屑一顾的神情。心想:要是谁要我这样做,我绝对是宁掉脑袋,也不掉男子汉的尊严。不是吗,叶丹可以不辞而别,我就可以“大义灭亲”。 想到这,我倾刻间似乎有了凛然英雄气概。

小女孩看我的神情,话中有话地说:“哇噻,好得瑟的样子。”

我眼睛盯着小女孩,想开口说出我“大义灭亲” 的壮举。

“打住!哥,我晓得你要说我姐。”小女孩示意说,“我二姐其实很冤枉,很委屈。”

我糊涂了。问:“你二姐?谁啊?”

“还能有谁,你女朋友——叶丹啊。”

“叶丹?”我不解地问,又摇头否认地说:“你怎么会认识叶丹,她怎么又是你二姐,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会是你姐呢,笑话哟。”

“不信?那让你瞧瞧这个。”说着,小平板往我眼前一晃。

荧屏上是一段视频,画面中是一盆红柳。红柳长得很好,叶绿花红,绿的绿得苍翠欲滴,红的红得如天边的云霞,这是叶丹喜爱的红柳。但,是叶丹那盆红柳吗?

小女孩显然读了我眼里的疑惑,手指在平板上再一划,呈现出又一段视频。

我眼前一亮,视频中出现了叶丹。她正与三个同龄人热烈交流着什么,三人中有人匆匆记录,有人在一件不知名的仪器上按动操作键。视频背景是蒙古包一角,稍远处一匹矫健的枣红色骏马甩着尾巴,在低头啃着小草。叶丹手里捏着一根赶马鞭,风吹乱了她的头发,脸蛋红扑扑的似乎布满尘土,人瘦了,略显疲惫,但却很有精神,两眼放射着青春的光芒。

看得出视频是新录制不久的,我肯定视频中叶丹是在什么地方了。

视频中她的美丽还在,不过似乎也苍老了许多。我十分激动,也一阵心酸,失声叫道:“叶丹!”声音有些颤抖,双眼不禁噙满泪水。

“快,给我看看!”我伸手要平板。

小女孩把平板藏在身后,手指和头连连摆动,说:“not!not!not!”

“让我看看吧!”我央求道。

“不是很sick of我吗?这下,要求我了?”

我很尴尬地笑了,急忙表示歉意,仍伸手固执地索要平板。奇怪地问小女孩:“你怎么会有这个视频?在哪里得到的?”

“哼,就不告诉你!”小女孩高昂着头,眼角却扫视着对面那对帅哥美女。那边,美女向小女孩发了一个暗示动作,也许意识自己的的暗示动作被我察觉了,便很自然地向我招手让过去。

小女孩手指帅哥美女那里,说:“走吧,我们过去坐,我大姐会把一切告诉你。”

我不明就里,望向他们,又看看小女孩,仍然坐着没动。

“你不是要问视频是在怎么来的吗,我大姐知道。走吧,美女再召唤你啦,帅哥快过去!”小女孩拉起我,推着走过去。

那对帅哥美女很热情地站起身,为我让坐。我很难堪地笑着点头,仍然谦卑地站着。

西安治癫痫哪家医院好>小女孩介绍了一下大家。

美女自报家门:“您好!我叫柳絮。名字太柔了点吧,不过性格却不怎么柔。是吧,洪涛?”说完,双眸含情地注视着男友。那洪涛微微笑了笑,算是回答。

借机,我注意地看看在我看来“太无聊”的小伙子。果然身板笔挺,英俊潇洒,仪表堂堂,两道剑眉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我,眼神里闪动着友善微笑的波光。

小女孩把平板还给了她大姐,就挥手告辞了。

我看着小女孩,夸奖说道:“真聪明!”

柳絮用手轻轻捋着乌黑秀发,很灿烂地冲我笑了,晶亮的双眼注视着我,解释说:“我小姨的女儿,挺古灵精怪的一个女娃娃。”说着话,示意我坐下。

她轻捋秀发的姿势很美丽,挺有女人味。我挨着她坐下,半个屁股坐在沙发边。

柳絮发现了,淡淡地抿嘴一笑,双手递上一杯咖啡:“来,喝杯‘good day好日子’,这个牌子的味道挺不错的。香、甜,有淡淡的香蕉冰淇淋的味道,入口爽滑,甜而不腻。我每次来,都喜欢点这个。”显然,她是有意想消除我们刚见面的尴尬。

我礼貌地接过,呷了一口,却没体会到什么香甜味道的感觉。此时,我急于想知道的是叶丹最近的消息。

柳絮侧头看着我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该叫你妹弟。”语气很肯定。

“啊?”我嘴张得大大的,满脸的茫然,一时竟回不过神来。“玩笑开大了,玩笑开大了!”我很不自然地又小声说道。

柳絮摆摆手说:“no!no!no!”见我没吭声,又继续说,“我是叶丹同班又同寝室的好友,也是这次和她一起突然从学校消失的同学。她小我几个月,我当然就是她姐了”

我点点头,急切地望着她。

“我清楚你此刻急于想知道的是什么?”柳絮喝了一口咖啡,慢慢摆弄着手中的平板,便把我和叶丹分别后,她和叶丹的故事告诉我。

我参加市青联组织的活动走后,叶丹和柳絮在一起的时候更多了。

那天夕阳西下,归鸟在树梢歌唱。在学校运动场上散时,叶丹悄悄告诉柳絮,自己马上要去男友的家乡德令哈呆一段时间。说这话时,她显得深思熟虑很庄重神圣的样子。柳絮感到非常奇怪,问:你男朋友不是去参加市青联组织的活动了吗,你一个人去德令哈有什么意思?

叶丹说:不!有意思,而且非常有意思。她告诉柳絮,德令哈的几个大学生好朋友热情地邀约她暑假中去参加他们自发组织的“家乡万里行”科学考察。大学生们制定了计划,重点调查考察河西戈壁气候、地质地貌、动植物资源、水文、土壤、资源及开发利用状况,戈壁周边地区人文经济发展状况等,掌握第一手资料,运用当代新思维分析、研究、提出河西戈壁资源合理利用方式及综合治理模式,为戈壁资源保护、开发利用提供科学依据和建议。叶丹特别加重语气说,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活动啊,太诱人了,我下决心一定要去参加。

柳絮听了,觉得这的确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但是又提醒说癫痫可用手术治疗,听说那里戈壁气候环境是很恶劣多变的, 一天之内可能经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时而风和日丽, 时而狂风暴雨,时而冰雹骤降,时而雪花漫天飞扬,空气稀薄,昼夜温差悬殊,你一个女孩子受得了吗?

叶丹笑了:对德令哈我并不陌生。我去过那里的草原、湖泊,熟悉那里的蓝天、白云、群羊、奔马;也去过沙漠、戈壁,更记得狂风的肄虐,飞沙走石的残暴。但是,我和我德令哈的那群朋友一样,热爱着那片苍莽而壮美的大地,都想用智慧和力量使她变得更加美丽。

柳絮听得很入心,不停地点头。

叶丹抬头望着西北方的天际,十分深情地说,我德令哈的那群朋友说得很好:我们的父辈用青春和热血把荒芜的戈壁滩变成了今日西部明珠般的新城德令哈。当他们老了的时候,我们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了,我们是德令哈的新主人,我们不能只坐在前人植下的大树树荫下守成规,无为地享受着父辈们为我们创造的财富,而是应该担起历史和时代的责任,学习和继承父辈们的精神,继续艰苦奋斗,与时俱增,运用新理念、新知识,新经验、新方法,进一步改变自然,改造戈壁,让戈壁在我们手中变成让世人羡慕的美丽的新娘。我是德令哈未来的媳妇,当然也应该为母亲做点有意义的事。走进德令哈,戈壁会让生命更加纯粹。

走进德令哈,戈壁会让生命更加纯粹。柳絮咀嚼着这句话,而后大拇指一扬:说得太好了!点赞!你那群朋友也不赖,他们是这个时代有梦的年轻一代,值得学习。

叶丹兴奋地说:柳絮你也说得太好了。她伸手握住柳絮双手,不无玩笑地说:尔乃知音!知音啊!

我可不是德令哈未来的儿媳妇,不敢苟同啊。柳絮开玩笑地说。

叶丹一脸的幸福,对柳絮说:好啊,你这家伙还挤兑我。说着伸手搔着柳絮痒痒,柳絮狂笑不止,也反击搔着叶丹。

两人开怀地大笑了,笑声很爽朗。还是柳絮先打住笑,拉着叶丹真诫表示:你什么时候动身,我也去。

叶丹顿了片刻,见柳絮一脸的庄重便爽快地说:好啊,我俩同行。她高扬起手向远方挥着,喊道:阿尔斯楞、巴特尔、娜仁、达娃彭措——,我们来啦!

叶丹挽起柳絮的臂膀,两人意气风发地在操场跑道上齐迈着正步,高声唱道:雄纠纠,气昂昂,奔向德令哈……。继而又齐声朗诵吼道:大风起兮,云飞扬……。两人为共同的志向,象孩子一样快乐得一踏糊涂。

此时,美丽的夕阳布满天际。在叶丹眼里,那就是戈壁滩上连天接地的一棵棵年轻的红柳。

第二天,叶丹她们俩就兴高采烈踏上了西去的列车。

柳絮收住了话头,呷了一口good day,扭头望着窗外的夜空。隔了一会儿才回过头来,看着桌上的平板电脑小声说道:“可是,到了德令哈后,叶丹就后悔了,当天晚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头扑在住宿的的床上哭了一夜。”

“哭了一夜?她不是自己要去的吗?”我站起身急忙问。

我看见灯光映射下,柳絮眼里已闪着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