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2011时光蔓延,我们的纪念…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一、时光在蔓延

2011年就要了,而对于每一年最后的流逝,我总是在留下每一次不同的,三年的大学光阴中,在第一次我写下了过去的,而第二次我所写下的是走过的流年,但是这一次我却不知道该写什么。是对过去的念念不忘,还是现在日不停的流年,或者我真的要去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有怎样的。

其实我的大学是那么的颓废,不曾有过什么目标,或许开始有着最初的,只是在慢慢静寂的时光中,越加变得遥远,在日复一日的慵懒中再也找不到方向。有的是现在的颓废和消磨,有的是对未来的渺茫和无助,有的是对过去的缅怀和单薄的回忆,记得有说:“其实你是一个走不出过去的人,你总是在现在的流年中回忆过去,而又在即将到来的时光中回忆即将过去的现在。”当时我只是一笑而过,我并不认为我是这样的人,但是慢慢的我知道,或许我没有他说的那么绝对,却已然是我的某种真实。

青已将不再,已经斑驳,再也不去写那些关于流年的,再也不会用华丽的编织自以为真实的记忆。我所要的是现在义无反顾的执着,对,对未来,对远方痴痴等待的你,这是我理所应当的。在大学的时光,我唯一没有的便是遇到你,我想这就是命中的注定,即便我不是宿命的信仰者,但是一切真实的存在,我都认为是命中早已预言的宿命。

时光的蔓延,蔓延在那即将到来的2012,我不能那便是等待的尽头,因为我们的未来真的要经历太多太多,而对于那些我们却不能确切的可知,但是只要你站在那等着我,我愿历经风走到你的面前。我不愿意化为石桥,受五百年风催,五百年日晒,而只为一过。我所要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所要的是与你永生的相伴不分离,好多次你都说我自私,但是对你我宁愿永远自私也不要一次的后悔与遗憾。我唯一怕的便是你的离开,除此之外我无所畏惧。你那么笨,或许只要你认为:你的人能,即便离开那你也不会犹豫,然而这正是我害怕的,还有什么能够比你的离开更让我。

我总是会想的意义所在,而我所认为的生命本是无价值的,只是人们不同追求赋予了它所谓的价值。而为人们大多数的认同,或许就是的价值的所在。只是我想每癫痫病做手术花多钱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价值,我们应该有自己的追逐,即便只是简单的守候那也是一种人生,我的路何必去看众人的期盼的焦点所在。太过在意别人的目光,反而会迷惑了自己的方向,自己最真实的心。( 网:www.sanwen.net )

很多时候我不再写与时间有关的文章了,因为真正懂得光阴似箭的人不会如我这般,只会在指尖敲下零星苍白的字句。况且我的文字间有着太多意识流动中的不可琢磨。不是谎言,却是潜意识的闪现。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真实的存在。

2011年的天是个缺乏温情的,我一直认为冬天是个温情的季节,可是在这个冬天却让我从手指凉到我的心。很多时候我都穿着单薄的衣服,去感受这个季节的冰冷,却往往被冷冷的风所麻木而感觉不到。我不知道这是个等待的季节,还是守候的季节。只是我知道有一种信念是坚持。很多时候我是一个固执的人,但是而当一件事情注定无法挽回的时候,我便会决然的放弃,而通常我的选则是滞后的,总是在被动接受之后选择绝然的离开,或许我真的不能掌握主动,特别是人与人的,无论这是还是。也许被动也是一种自私,一种自我的的保护,怕付出的最终会失去。然而我总是在被动中有着莫名的坚持,我认定的我不会放手,我不爱的不会牵惹。

我从来不会在意我的坚持是否得到别人的认同,因为在谦卑下有着任何人都难以理解的执拗,但是我却在意的是,我的成功是否能让别人关注,无论褒贬。谦卑的人总有别人不曾看到的骄傲,这正如自卑者总是内心深处的自恋者。我的是正如我所不相信的。

最近的时间,我的坚持成了消磨,这是错的,而且错的无法挽回,很多时候反驳别人要比反驳自己容易的多,要求别人要比要求自己简单的多,前者往往只需要信服的理由或权力,而后者却需要某种坚定的信仰,无论这信仰是否有神。而没有行动的所谓信仰不过是自己的敷衍。做人可以慵懒但不能懒惰,更不能为之去找理由,这是无耻还是一种无知,我不知道,但是在我看来或许都是存在的。

甘肃有治疗癫痫医院吗

寄托于明天,那么明天将永远不会到来,正如所谓的共产主义,是我越发怀疑的,所谓的公平,那是一种怎样的无知呢,然而首先是我的无知,正是因为我知道那是什么,而所有的一切在我读书识字的时候已经被定义,就如同有人告诉我,一年是四季的轮回。然而我看得到四季的变迁,但我看不到那个所谓的理想,更不知道他们所说的这个理想有多么公平,想是麻痹现实的罂粟花,美丽的惊心动魄但是却会让人上瘾,在大欢喜之后忘却了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不需要,我只要自由,只要我说话的自由,只要我思想枷锁被打开的自由,选择是我的不许要任何人来负责,即便我的选着是地狱。

我不是一个现实的悲观者,但我也没有多少看好他,一切不能绝对的对立,正如黑和白,真正的黑暗是什么我不知道,而我知道的是那白的背后有着七彩的斑驳。我试图用一种化的语言来描述一种机械式的感知。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而我所说的一切只是我对于自己的一种解析。或许这只是一个简短的例子。

2011将在我不停的敲键盘的声音中慢慢流逝,再也不会留下真实的痕迹,时间是没有过去的维度,但是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不忘的是我们一直的等待,,和。

二、我们的纪念

命运的偶然是一种注定还是一种巧合,但是既然已经发生就是一种存在,一种注定,而你就是我命中的注定。我们自相遇的那一刻,就注定要承受太多,你的选择那么多,却偏偏选择了我,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好,所以我只能对你好。或许有过犹豫,或许有过彷徨。只是你的守望让我有了面对的勇气,我知道很多时候你和我一样也有过犹豫。可是那些对我来说我只是默默的,因为你的不离。我们说过要永远不离不弃等待花开的时节。

我不能以一个苍白的自我,去让你等待,我所要的是让所有的人都直面一个事实——我是你最好的选择。一次偶然或许便是一次不经意间却难以忘记的邂逅。它虽然不浪漫,却像濛濛润物的细雨,让一次次的感动在我的心中积淀,最后成为我无怨的爱恋,那是我们的纪念。

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应该定格什么在我们的纪念中,或许是我们的等待本就不是可小羊癫痫怎么办以言语来书写的,或许只有心与心的灵犀才是真正去明悟这一切的解读。每一个生命都有对的解析,我们不能说他们的解析是错误的,因为每个人所解读的只是属于他们的那一种。或许有偏见或许不同但不能说不对,生命在于独立而又独特的存在。而思维和感情的存在就在于不同的解读。或许不为众人所接受,或许有害与他人,但是这的确是一种别样的感悟。

正如我们所坚持的,或许在别人看来是没有结局的等待。只是我们知道我们的等待是对的,至少对于我们来说那是对的。或许有人说太自私,可是谁又能真的那么无私。人生有所得,也变必定会有所失去,而你是我所不能失去的。我宁愿自私也不要你离开我。

我从未想过要成为那虚假的意念,我所要的是最真实的自我,最真实的感情,哪怕渺小,哪怕微不足道。因为与之无关人所认为的渺小与微不住道对于我来说那何尝不是我不能失去的。我所拥有的在别人或许可以妒忌、欣羡甚至鄙夷。得不到的与我无关,得到的是我的守候。

这一刻我的思维陷入了混乱,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写下去,或许我应该喝下一杯水,继续写,也或者我应该在这里结局。

2011年的寒假是我唯一不想度过的,只因为我记得去年你告诉以后的每一个春节都要陪我一起,可是我知道这一个春节依然是我们不能一起度过的,我是多想和你一起过每一个节日,正如我知道你每一个节日看似充实、喧闹的节日,那不为别人所感知的和失落。我知道其实更多地原因是在于我,若不是我你或许会。

其实是你一直在迁就我,在等待我,而我却不能给你慰藉。哪怕是在你生病时的守候,我都做不到。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告诉自己我不该对你奢求什么,因为我真的没有那个资格。我所能给你的只是看不到的未来。而未来真的未可知。我不悲观,但是,我们谁也不能预知未来。我只能做好每一天,在每一天的醒来和梦中带着对你深深的思念。可是这一切对于你只不过是幻影。你所要的拥抱,却成了奢求。

这是一个缺乏温情的冬天,是我所不喜欢的第一个冬天,没有漫天的大,没有我可以感知的踏雪之声,阴霾下飘落的雪花成为一种幻想。癫疯病会遗传吗?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去迎接即将到来的2012。只能希望在即将与你相隔两千里的看到漫天飞舞的雪花,沉浸其中静静的你。

依稀记得在刚来到这个城市的那一个冬天,那场大雪,让我感动,让我在失落中感到一丝的温暖。我想我是喜欢下雪的,因为漫天的飘落的大雪中,我会静静的什么也不会想,默默的这温情。

或许在这个冬天我唯一的安慰是对你不变的思念,以及你的想念,这比任何的雪花飘落而又的美都要温情的多,感动的多,因为你才是我所有的爱恋中不能失去的。元旦过后的仅仅一天,我便要踏上回家的旅途,是的对于回家也已经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旅途,或许在家的温馨也难以弥补那遗憾。而现在我所想的便是那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平安、快乐、幸福、健康。

有风吹,有雾弥漫,有看不到的冰冷充溢于这个的空间,从相知到相爱再到等待,或许谁也不知道这等待的结局在哪一刻终止。只是我相信的是现在的努力与付出会是我们漫步于,不论繁华喧嚣,还是安静静默的街道的沉淀。下一个冬季,我们所期待的或许谁也不会知道。

时间在流逝,思念在蔓延,蔓延在新的一年,在这个即将到来的2012,其实,我希望2012是一个末日,是我们分隔两地的末日,是我们一生的开始,然而这只是我的希望,这也许是某种事实,也或许只是一种蔓延,过去的不去反复回忆,因为与你有关的一切,早已不再是记忆。对于记忆那是应该忘记的,但有些事注定了不会忘掉。当忘记的那一刻,我已经不是我。是谁,未可知,或许是千万的梅花,我想这时候应该是去看梅花的,只是还不到梅花盛开的时节,喜欢梅花,只因为那份执着。何日此身化千亿,一树梅花一念情。

这篇文章终于在新年的到来之前写完,只是每一个字里行间有我太多隐藏的言语,我不知道用书写的文字去写出那些在我心中的闪念。只有这四千字的支离的言语。遥望那片星空,可惜有雾,是漆黑中看不清的模糊。或许新的一年云开雾也散。

2011年12月31日22时

记于河南平顶山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