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被拘留浙江省浦江县看守所七日记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然而,社会的礼崩乐坏,竟然让我亲历了被老婆坑害的天方奇谈。流浪至浙江省衢州。愤怒之际,我却投告无门,只能敌后抗战,把该违法劣迹,书写成大字报,贴到其老家---浙江省浦江县城。自认为内容真实,经的起调查。毕竟做贼心虚,估计她不敢申张。

结果是大跌眼镜,这个凶悍的女人,并无人性,不反思,反而勾结部分老家官吏,以谈判为名,会同杭州市个别警察,让浦江县浦阳派出所来捕我。

现将过程一一记录如下。

(一) 请君入瓮

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这是一起选择性执法。因为是有选择性的,

所以并不是完全的执法,只是整人( 网:www.sanwen.net )

2011年2月,该女人先去户口所在地----杭州市闸弄口派出所报案,认为我应该接受骗局的结果,否则是‘诽谤’。闸弄口的警察对这样一起诈骗结果十分明确,经不了任何诘问的骗局不闻不问。立场非常坚定,旗帜非常鲜明地站在该女人一边。还竟然假惺惺的声称是帮助我‘调解’。

有这样‘调解’的吗?2011年4月我第一次去闸弄口派出所,当事警察多次威胁我;如果继续揭露骗局,只能是‘抓了放,放了抓’。

警告我‘不要牺牲了’。甚至恫吓我;‘刘斌,你和公安机关对抗,是没有好下场的’。然后安排我去‘羁留室’铁笼子外干坐了3小时,让我仔细观摩里面作困兽状的2名囚徒。如此‘高智商’的警察,当然知道‘杀鸡儆猴’的效果;你们是唐朝酷吏来俊臣的关门弟子吗?下一次,你们是不是打算让我上刑场去‘陪枪毙’?你们如此高智商的‘调解’和执法,杭州市怎么还不出现路不拾遗,不闭户的太平盛世呢?

第二次去,是2011年10月25日,他们电话上似乎很客气,三番五次邀请我去杭州市调解。我还以为我被坑害到这个地步,哪怕封建腐朽如满清帝国的官僚,也不可能不对谁是真正的恶人心知肚明,会有自己良心的判断。以为他们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结果一进门,佛成了凶神恶煞。这个警察多次用眼神暗示同事‘控制我’。其时,被这个女人关说过的浦江警察已经上了高速。配合的天衣无缝啊。我是插翅难飞了。闸弄口的警察,你的行为很象【红岩】里面的军统特务啊,笑里藏刀,人品也未免太不地道。你就不能光明磊落一点,不要显的这样猥亵嘛。民女已经被匪军糟蹋了,难道你们官军也要来糟蹋一回?请君入瓮的计谋就这样天衣无缝的完成的,那个有钱的女人肯定对你们赞赏有加吧?你们的所作所为,无非是验证了该女人口口声声信奉无比的的黑道箴言;‘权力,是跟钱走的。

原以为警察都是‘福尔摩斯’,经历过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人面兽身的‘斯芬克斯’。

下午四时许,押送我的警车驶入浦阳派出所,投入羁留室,并且无人理睬,无人问津。

三三两两的有人关进来又被叫出去。大部分是浦江人。有一个邻里纠纷的浦江人告诉我;只要是本地人,有一点点关系,大部分都可以马上出去,象我这样外地的,他们派出所羁留调查期限是24小时,哪怕已经不调查了,他们也会不死不活的让你呆上24小时,合法的。

我想象的出,那个被关说的掌权者,在办公室里面,用显示魄力和恶狠狠的口气的样子;‘就让他关在那里,不要去理他。

果不其然,一直拖到第二天下午二点,才让我转入看守所,并且宣布;拘留我七天,罪名是‘诽谤’。

直到今天;浦阳派出所仍然以‘诽谤’罪名留着我的案底。事情三年了,我提出的被诽谤的那继发性癫痫病怎么治疗个女人的违法事情,包括医疗贿赂,恐怕早被你们扔到爪哇国里面去了吧?对此,几年了,你们公检法系统集体失声。

实事求是地说;诽谤是不存在的,隐私是有一点。所以,今天我还是需要提醒你们;这是个错案。

至于你们有没有接受人情请托,你们自己心知肚明。全体老百姓都明白,为了有钱人的那一点点事,你们不惜花费公款,前后二次专门开警车来杭州市拘捕我。你们和闸弄口的警察,怎么看都更象富翁的家丁。

我,你们的所作所为。药商女人即使没被哭,也快尿尿了。

在一个感动比感冒难多了的时代,你们又一次制造了钱权结合的感动。

而我,只能被你们感冒。

(二) 绝食和放弃绝食

因为已经预料到这个女人这一招,去杭州市前,我已写好文章,放在同学处,一旦有事,就立刻发出。抗议绝食。所以,到25日晚上,网络已经出现关于我被再次坑害被抓的新闻。10月26日下午2点,同样是去杭州市带我的浦江金警察带我到看守所,他应该是充分了解我的遭遇,他恐怕也觉得;这个女人坑害了别人,还把他投入监狱,确实有点伤天害理;于是,他在途中告诉我;【1】我们是兄弟。【2】身体要紧,千万要进食。可见人性未泯的人,还是不少的。相比之下,杭州市的个别警察更冷血。他们对弱势者无比的憎恶和对钱势者的无限谄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中国古训云;临下骄者,事上必谄。可谓写照乎?

关于绝食,我因为明白;在这个草菅人命的社会,那些人并不会在意你的。他们唯一担心的,是不要影响到自己的利益和前途。如果我死了,他们暗自高兴还来不及呢,包括这个女人,她会欢呼雀跃的。所以,三天后,我恢复进食。

绝食以后,唯一对我的照顾是;3天,让我住几个人的监舍。之后,就被投入不能安静睡觉的,和地痞流氓一锅勺的房间,这是后话。

(三)看守所见闻

进了一个铁栅栏笼子,是看守值班的走廊,进入第二个笼子,就是全体囚犯劳动的场地。进入第三个笼子,才是一排近十间监舍。所有的囚犯进来就首先要接受牢头的盘问,并且面对墙壁‘思过’半小时。一举手一投足,稍微有一点松懈,看守或者牢头的呵斥就以超声波的速度飞过来。想想何必啊?我又不去解放钓鱼岛和西沙南沙。让我走路都象个纳粹似的,你们不感觉好滑嵇?

每天早上5点半起来,囚徒们按照牢头的要求,快速打扫好囚舍;早六点,从第三个笼子排队走向第二个笼子。马上开始干活。6点半送饭来,吃了马上接着干。一直要熬到中午11点半,又吃饭,又干活到下午5点半差不多。然后晚饭。饭管饱不管好。6点多接受看守训话,又从第二个笼子排队进入第三个笼子。

也许你会问,一天完了吗?没有,还是集合状态,大家坐炕上,背‘监规’。

吃什么补什么,缺什么灌什么,当官的背‘三个代表’,公务员背‘职场指南’,我们囚徒嘛,只能每天背‘监规’,此起彼伏的,只是为了让看守听明白;我们很老实很听话。

这种文革期间经常开的会,已经许多年没有复习了,一直到7点半,才进入看电视时间。这样一天,才算是完成了‘改造’。

监舍大概10间,每间一大炕,可以并排睡下16----18人。遇到我进来的那一批,不知道是属于‘黄埔几期’?总20多人,所以只就开了三间,女的总才6,7人占一间,男的二间,其中一间,大概是‘关系户’,只有5,6人,比较舒适和随意,可以安稳睡觉而无干扰。满员的这一间就鱼龙混杂;什么吸毒的啊,地痞啊,嫖赌的。反正一锅煮,让你们以毒攻毒,其他房间宁可空着,就是不给开,让你们吃吃苦头。每天半夜都不断的有囚徒送怎样快速治癫痫进来,搞的每个人要三番五次的起来挪窝。后来实在睡不下了,就躺地上。另外几间宁可空着。

电视完了以后,牢头和地皮轮流躲在门后面摄像死角,吸着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手段搞进来的香烟。

劳动改造,是无产阶级的一种发明。如果劳动就可以改造的了人的思想,那么,秦始皇手下造的上百万苦力,思想肯定超过了马克思。

拘留也好,判刑也罢,刑法规定的只是剥夺人身自由,最高的惩罚是限制囚徒的活动空间。

老不懂迈纳粹军人的步法,半文盲的民工背不下监规,现在都可以成为你看守呵斥和罚站的理由了?监舍设计只能容留16人或者18人,你故意超过人数标准作为法外之法,让大家处于半睡眠状态,这还是法律范畴吗?无非是为了证明你们有剥夺他人人格和自尊的权力,而已。

还有,超过10小时强迫劳动,有没有违法【劳动法】?如果是知法犯法,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四)大方的老板‘A’

A老板被拘留5天。和我同属看守所‘黄埔N期。’是浦江老板。

据他自己说;因为涉及交通事故纠纷,本来不会拘他的。后来此事被捅上网络。对方当事人也愤愤不平。于是,连夜开会的领导紧急商量并告知他;只能拘留你了,否则民愤平不下去。

他连夜进来了。

我是被陷阱搞进来的,他是被轿子搞进来的。这,就是老板和老百姓的区别。

既然他可以和领导平起平坐,自然无人敢呵斥他,睡5,6人一间的房,伙食可以订好菜,无非价格奇高,没事,他有的是钱。据他说去一次夜总会都得消费上万的。

他问我缺不缺钱,可以给我一佰二佰的,他对民工他还是会帮助你一下。当然,我婉拒了。

快满5天,看守所领导和他商量,是当天晚上12点出去呢。还是第二天早上走?

结果是第二天,来了一个车队,鞭炮齐鸣的离开了,说是为了冲淡晦气。

中国的执法,无非是让富人们一次次地有恃无恐。悲哀的是;现在一些土豪,不停地送,不停地到处炫耀。心理无比的骄傲。

(五)得意洋洋的老板‘B’

同时加入我们看守所黄埔N期的,还有个开豆制品工厂的老板B.。姓甚名谁,因为没有过问,所以无从考证。他拘留三天。

他说;因和儿子驾驶面包车去义乌送货,过浦江境内时给儿子换换手,遇到交警拦车检查,他无证,惹上麻烦了。汽车被暂扣。

他自己说;他马上悄悄地塞上二条3字头‘中华‘香烟。交警立刻和颜悦色,但是还是迟了,警察说已经入电脑,只能另外想办法。

许多地方执法的潜规则是;处罚是一定要处罚的,但是上限和下限之间,弹性很大,所以,处理从宽,还是足够让当事人涕零的。

据他说;后来攀识了交警某领导;领导告诉他;二个,一个是不处罚,但是汽车就拿不回去了。二个是按照最轻时间拘留,可以开走汽车。

无证处罚的法律标准是15天以下,他被安排拘留3天,当天进来的时候,还是和领导共进晚餐后,由领导亲自开车送他进来的。

这是一次成功的‘公关’。所以,虽然进入看守所,他还是得意洋洋的。许多人内心的强大,是和攀附可以送钱上门的领导数量多少来支撑的。

不过,看守所3天,他还是有挫折感。毕竟不是本地老板,看守所不知你是何方‘神仙’。罚站,立正,齐步走不标准,一样要被呵斥。监舍也是鱼龙混杂的那间。看来,老板也要受胯下之辱。做豆腐的‘韩信’大将军啊。

老板不会子子孙孙继承下去,领导也不会子子孙孙继承下北京癫痫病哪里好去。一个喜欢潜规则的制度,以后会让你们子子孙孙尝到恶果的。

(六)3天和7天

说我‘诽谤‘,这个罪名的处罚标准是10天以下;而无证驾驶,标准是15天以下。

关开豆腐工厂的‘韩信’3天,再低就有无视法律之嫌;关我7天,再高就有报复之嫌。于是,在外活动积极要关我7天的富翁和迫不得已被拘的富翁皆大欢喜。浦江警察,你们太有才了。

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执法之精准莫若浦江。

估计我这文章发表以后,他们会给上级写汇报的,无非是‘处罚程序合法,执法准确,处罚得当’云云。

你们当然一贯正确,你们不但合法,而且非常合法,无比合法。

上限和下限,老百姓只能哑口无言。而他们,滔滔不绝地,一贯正确地拥有解释权。

对有利益有权势的‘人民’,你们执法宽而软;对没有利益无权势的老百姓,你们执法苛而酷。

在中国,不是法律神圣不可侵犯,而是警察神圣不可侵犯。

(七)小姐和嫖客

看守所的黄埔N期,竟然同时进来一对小姐和嫖客。

这是个20出头的毛头小伙子,而小姐个子更高一头,皮肤白而姿色平平。

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自己掏钱,愿打愿挨,却关上15天,倒霉透了。

因为同情,所有的人都和嫖客交谈。

【动物世界】里面的画面;公鸡和母鸡繁殖后代,蜻蜓点水一般;公狗和母狗交配,如胶如漆,粘上520胶水一般。

小伙子,其实不过是玩公鸡的游戏,名副其实的玩鸡。短短的2分钟,一阵小清新以后,却被神勇的执法人员候个正着。

说曹操,曹操就到,抓嫖的都是曹操。

整整几晚上,男人们和小伙子一问一答;切磋交流经验,甚至约好了出去同去某个繁荣娼盛的地方汇合。

这惩罚嫖客的法律,是改造了嫖客的思想呢。还是推广了嫖客队伍?

反正不管怎么样,罚款还是有的,公务员队伍庞大,没有这些罚款,你让他们靠什么去收复钓鱼岛呢。

那些寄生虫的不道德,远远超过了嫖客的不道德。

只要贫富进一步分化,讨不起老婆的越来越多,嫖客队伍就只会更庞大。抓嫖的法律只是堂吉诃德和风车的斗争。我们看的人,都感觉很厌烦。乐此不疲的是那些罚款的。利益,其实是癌症。

执法的基础是人性,而不是人肉。

人性的死光光,才能造成人肉的死光光。

(八)看守与长颈鹿

有一篇文章这样写道;

‘那个的狱卒发觉囚犯们每次体格检查时长的逐月增加都是在脖子之后

他典狱长说:“长官,窗子太高了!”

而他得到的回答却是:“不,他们瞻望。”

仁慈的狱卒,不识岁月的容颜,不知岁月的籍贯,不明岁月的行踪;

乃夜夜往动物园中,到长颈鹿栏下,去逡巡,去守候。’

这个台湾看守,程度不高,以至于不懂得岁月是啥动物还是植物。但是他够仁慈,够敬业。不象老奸巨猾的典狱长,只用岁月二字搪塞。

我在看守所‘黄埔N期’,遇到二个看守,一个温和,一个整天呵斥,就象早上没刷牙似的,成天找刷子。

背不出监规,农民工被斥骂一小时,罚站二小时。农民工大气不敢出。

手工活慢了,又骂。好像封建社会控制媳妇的老怎样服用石菖蒲治癫痫病婆婆。

骂,斥责,高喉咙,是他唯一的方法。

法律有规定剥夺囚徒的活动自由,没有规定你可以剥夺囚徒的人格自由,自尊自的权利。

看守可以文化不高,但是不可以没有仁慈之心。

监狱看守,其实应该是人类的工程师。

你把呵斥当成敬业,本身的灵魂就有问题。

呵呵。如果被你骂出个‘包来旭’。你恐怕也吃不了兜着走。

剥夺人格和自尊的权力,不属于你。

{九}小结

唐人章碣诗云;

竹帛烟消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执行法律,效果如何,犯罪率的上升和下降固然很重要,但是,真正的治本,是收拾民心。

现在执法以后的实际效果是;对富人和权势人物‘温暖’的执法,跋扈的富人反而更加趾高气扬,饕餮放横,路子更加宽泛了。你想他守法?难。

而无权势的老百姓,遇到的是异常冷酷的执法。于是,执法的结果是;老百姓垂头搨翼,莫所凭恃,怨望积累,恒河沙数。

富人的嚣张,是被执法人员掼出来的

穷人的戾气,是执法人员培育积累出来的。

电视台天天宣传‘最美’;殊不知,这些手中掌权的,兜里缠金的,哪怕是上班,都无时不刻不在拉关系,搞关说,让自己的子孙日日耳濡目染弱肉强食之潜规则,已经是社会普遍现象。【注意了,不是个别,我不想玩游戏】。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大的悲哀。宣传得越响,人格就越分裂,竟然还鸵鸟政策,信口雌黄。

习总书记说;要在每一个案件中体现出社会公平。现在的关说者,反其道而行之,他们象贪婪的捕猎者,任何一起可供牟利的案件,他们都乐此不疲地介入。他们加剧了社会分化和对立,是社会稳定的头号大敌。他们自己还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做人玲珑剔透,长袖善舞。既讨好了富人,又取悦了上级,沉浸在自我‘吃的开。玩的转’的所谓成功境界之中。真正的无耻之尤啊。

我将上书全国人大各委员长,在‘公务人员徇私舞弊罪’中间加入‘关说’的条款。并且在各个地区设立‘司法人员操守委员会’;实行年检合格上岗制度。凡在执法过程或者讼事中关说的直接或者间接利益人,接受超过500元的请吃或者礼物的,就应该入刑。盗窃的只是侵犯个人的财产。关说,侵犯的是国家的东西,必须严厉处罚。有的人,每年关说,这里拿一点哪里拿一点的好处,远远超过他公务员的工资啊,这是国家堤坝上的蠹虫。

举药商为例,她攀识了杭州市教育局一个退休处长,该处长到处帮助她拉关系,托人情,介绍同乡同僚认识,帮助她办事情;药商则遇逢年过节,婚丧嫁娶2千3千的找理由送。这样的甜头,处长恐怕不止一个这样的户头。公务员们,难道习总书记发给你们的工资,你们还不知足,还需要经常做一些连‘敌对势力’想做都做不了的事情来糟蹋国家?

本人不偷不抢不砸不诈不赌不嫖,故而绝不怕报复。整理出上述事实文字,让党国高层和法律教授们了解中国执法原生态,并且遍发全国,以昭天下之理。就在亿万网民随时都会被自己的公仆冠之以“不明真相”、“别有用心”的“一小撮”的时候,我必须忠实地记录自己。

【后记;2014年3月19日,还是因为揭露骗局有关的事情,杭州市上城紫阳派出所非常敬业地派出二个警察,冒着大来衢州市抓捕我,具体情况另文发布。】

亲历者;刘斌于浙江省烂柯山

2017年3月30日整理完毕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