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晴天絮语之从七夕到中元的距离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晴天絮语之从到中元的距离

吴雁晴

一个月水深火热面无人色状若女鬼,到家已是农历的七月半,传统上叫中元,鬼节。

同样忙成鬼的大朱先生准备好胳膊迎接媳妇儿,我一侧身躲开了,满腹委屈:“我们还认识吗?从七夕到现在你连个电话都没有,情人节啊!你不理不睬的就不怕老婆被人拐走吗?”

大朱先生垂下两臂,神色黯然:“这几天不只是忙,也不好......大开,走了......”

“走了?”我有些发懵,“往哪儿走了?”( 网:www.sanwen.net )

衡水青少年癫痫病治疗

知道我家大朱和大开情同手足,分开了离愁别绪在所难免。

“七夕,溺水......”

“啊?......”

忽然想起大朱另一“二哥”发的朋友圈,大意是说人的太脆弱了,活生生的一朋友转瞬没了,生者且行且珍惜吧,愿朋友一路走好——当时想问问是哪位朋友,又觉得既然没提名道姓大约是不愿有人八卦打听,却不料竟是大朱的哥们儿、我最熟悉的朋友!

相识已久,从老家中学到这小县城,大朱和大开惺惺相惜,隔三差五便要约上一约,两盘小菜、一壶浊酒,两个大男人如闺蜜一般相对,分担、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平日里大朱接待上级或朋友,往往陪尽小心拼尽奢华,唯有大开,随便找个小饭馆俩人就开始滔滔不绝。

睡觉时抽搐怎么回事

男人也需要对的人听他倾诉吧,我理解这份情谊,有时候也让大朱约到家来我给他们下厨做羹汤。听着哥儿俩把酒话桑麻,想着那个词儿——现世安好。

大开是教体育的,人高马大黑脸膛,看着粗犷其实心细如尘,他把家里家外打理得井井有条,把白白胖胖的漂亮媳妇儿当公主养,儿子是少有的懂事有教养......的三口之家,常常周末自驾游,非周末的时候他总是骑自行车去上班,为节省也为锻炼身体,是很会持家过日子的36度好男人。对朋友却是侠肝义胆毫不吝啬,那时候我们还没买车,有什么事儿只要一个电话,他会连人带车以最快的速度出现,譬如我们搬家,譬如参加大朱侄女的......

想起去年的这个季节,送小朱去青岛农大报到,大开义不容辞当司机,说在青岛山西哪家治癫痫比较好过,路熟。有他这个司机兼我们着实省心省钱,虽然有限资金有限,我们却能从从容容地吃好玩好还不误正事儿。 关于小朱的想“极地海洋”,我在《送女城之阳》中有记叙:让人的是老公的朋友,以“下海头晕”为借口,无论如何也不肯同游,一个人在出口附近静静等着我们,我想他是为了给我们省下那180块钱的门票吧。给小朱收拾宿舍的时候,他也是脏活累活抢着干,倒是我这个亲妈游手好闲起来。

一路同行的照片我都保留着,翻出来看这些醇厚真诚的笑容,禁不住潸然泪下......不音容笑貌犹在,人却阴阳两隔!而他的被宠溺惯了的妻子,该如何面对失去呵护的日日夜?

“从此无心良夜,任他下西楼”,七夕,本是有情人团聚的良辰佳期,从此却成了的痛!一家三口去游泳,瞬间治疗癫痫费用,爸去哪儿啦?我能想像的到那一刻他的妻儿的无助、焦灼、希望之后的......无常,苍天总是不公,让这样一个好男人英年早逝!

今日中元,从七夕到中元的距离有多远?白居易《长恨歌》写道:“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无奈,唯有一纸,一点微薄的礼金,安慰未亡人也安慰自己,我明白大朱的痛楚,以后的年年,都再不会跟他提起七夕。

后记

正在同学群里大家不胜唏嘘,说着“逝者安息,生者好好活在当下”,接到一个电话,关于勾心斗角蝇营狗苟,连日来因被肉食者算计掠夺的忿忿不平忽然就平了——人生除了生死,都是小事,生命诚可贵,且行且珍惜。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