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俺村的戏班子(修改稿)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在我的里,俺村成立过两次戏班子,一次是“文革”时期,也叫谢庄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严格地说不算戏班子,因为它不纯粹是唱戏;另一次是改革开放的初期,叫谢庄村曲剧团,现在还时断时续,农闲时走村串户,为乡亲们演出,不过已缺乏集体的支持,纯属于戏班子的事情。不管哪次成立的戏班子,他们为活跃农村业余娱乐,调剂日益渴求的精神,加强农村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给乡亲们带来了无比,也为我的注入了不可或缺的精神兴奋剂和知识营养,像存放数十年的一坛老酒,散发出一阵阵甘醇綿香。时常想起,丝弦声声,锣鼓铿锵,一板三眼,唱腔悠扬,那乡村演出的一幕幕场景仿佛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在上小学时,正值“文革”。出于当时突出政治的需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初期,《沙家浜》《红灯记》等八个革命样板戏一帜独秀,全国各地学唱样板戏蔚然成风。在农村,各公社、大队,都集中一些有文艺特长的民间艺人和热衷于文化宣传的中社员,组成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主要任务就是用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演唱的形式,学习宣传毛泽东思想,学习宣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兴无灭资的思想教育。我们大队的文艺宣传队专门有大队革委会主任亲自抓,由文艺骨干李风莆、丝弦李洪亮和孙小福、兽医刘德、安民、小驴及女青年演员巧嘴、大凤、芝等十七、八人组成,李风莆任队长。他们来自于13个生产队有中小学文化的社员,一年到头在大队里学戏唱戏,不用参加集体劳动,靠搞文化宣传拿工分,表现好的可从中选拔大小队干部,所以,刚毕业的学生思想前卫的有很多人愿意干这个,除可不干体力活外,还可以下各生产队或 去外村交流演出,在以吃杂粮粗粮为主、温饱难以解决的年代,不但能填饱肚皮,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很风光,很有脸面,男好找对象,子好挑选婆家。但是,挑选也很严格,必须根红苗正,或有文艺特长,有培养前途,正式队员必须一专多能,会唱会跳会演会乐器打奏。

那时演唱的文艺节目大多是自编自导自演的曲艺节目,或者是学唱革命样板戏和毛主席歌及革命歌曲,边唱边表演。比如,曲艺节目有三句半、对口词、山东快书、数来宝、天津快板,大鼓书、坠子书、相声等;有三弦、二夹弦、笛子独奏、二胡独奏、唢呐独奏、笙独奏,口技表演等。毛主席语录歌有“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等。有革命歌曲独唱、二重唱、合唱、表演唱,边唱边舞、独舞、双人舞、群舞、伴舞等。也有整场排练的曲剧或个人清唱,比如《大地主刘文彩》《游乡》《朝阳沟》及样板戏选场,节目五花八门,不拘形式,气氛热烈,尽管演员的表演土气,演技水平不高,但是来源于身边群众,来源于身边生活,演员熟,内容新,接地气,场场都乐得社员们哈哈大笑,很受群众欢迎,真正成为一支文艺轻骑兵。

每当文艺宣传队来到我生产队演出,我就和小早早地来到临时搭起的戏台前看热闹。首先,看到在一块宽阔的场地,用四根木杆立起个正方形戏台,前两根木柱横绑一根长竹竿,在竹竿的中间吊起一盏汽灯,点燃后相当于100瓦的电灯,贼亮贼亮,既照亮了戏台,也照亮了台下很远的地方。后面的两跟木柱撑起的是绿色的平绒大幕布,在一人多高的地方分别在木柱上吊着两盏烧煤油的马灯,后台还放着一盏马灯,供演员到后台化妆换装使用。一旦幕降临,汽灯一亮,全村或邻村的男女老少,都会携家带口,搬着板凳、木椅、马夹,来到戏场,戏没开场,大人小孩儿就占满了戏台下一大片一大片座位。等到演员们吃了生产队给做的晚饭,“咚咚锵锵”的锣鼓声一阵紧敲,四面八方围满了几百名看戏的人群。

等演员化过妆,乐队齐奏治疗癫痫需花多少钱开场曲,演出正式开始,台下刚才还乱哄哄的,顿时雅雀无声。只见报幕员落落大方地走上前台,站在汽灯前,手举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操着地道的话:"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的文艺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而演出。今天晚上,我们谢庄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怀着对毛主席他老人家无比热爱无比激动的,来到本生产队宣传毛泽东思想,搞文艺演出,受到了生产队领导及社员们的热情款待,我代表全体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员,向大家表示衷心地。同时,我们为大家今晚奉献上十几个节目,演出的水平有限,希望社员们喜欢,下面表演第一个节目:《金色的太阳》......报幕员走下幕后,立马又和和其他队员合并,手拿纸扇作道具,10人分两队从左右侧后台摇着纸扇,跳着舞步,分别来到舞台,边唱边跳:“金色的太阳,升起在东方,光芒万丈;东风万里,鲜花飘扬,红旗就像大海洋。......太阳就是毛主席,太阳就是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共产党;咳!万岁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共产党!”......他们每人手举一扇,翩翩起舞,欢快的脚步,悠扬的歌声,动听的歌词,把人们带进了一个万众齐颂毛主席的崇敬氛围,激起了观众的敬仰领袖毛主席的。

开场节目一结束,同其他队员踏着舞步下场后,报幕员马上又复上场预报第二个节目:《老两口学毛选》。这个节目是二人表演唱,中年队长李风莆与女青年巧嘴分别扮演一对老夫妻,由于扮相可爱,一出场就让忍俊不禁,掌声一片。他们从幕后两侧先后边唱边上场:“收了工,吃罢了饭,老两口儿坐在呐床前,俺们两个学《毛选》,老头子,哎,我看学这篇;老婆子,哎,你看呐粘不粘,阶级敌人总想着来变天”......夫妻一会儿对唱一会儿合唱,伴随着他们幽默滑稽的表演赢得了全场的阵阵掌声,有些调皮的男孩子还会吹着口哨插科打诨,引起场内不时的骚动。下面的节目再精彩,也吸引不着那些怀的少男,他们会利用看戏的大好机会打情卖俏,三里五村的两两成对成双地谈情说爱,偷偷地在戏场外幽会。而真正喜欢听戏的中老年人,会被《朝阳沟》《游乡》《红灯记》《沙家浜》等样板戏的选场选段所吸引,百听不厌,百看不烦。( 网:www.sanwen.net )

在我的记忆中,俺村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排练的整场戏曲,就是曲剧《大地主刘文彩》,共五场戏,需要十几个演员,按生旦净末丑脸谱化妆样样不少,需要一人演多角色,也是此戏班子排演的最长、演出效果最好最吸引人的大戏,正好配合“文革”忆苦思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形势教育,村内外巡演几十场,场场爆满,题材影响面大,突出政治强,获得过县级演出奖。当年,我年龄虽小,但是此剧看的遍数多,在看热闹的同时,我也记起了一些戏剧情节和场景,似懂非懂一些门道,40多年弹指一挥间,至今仍念念不忘。

该剧情好像是一位老佃户租种刘文彩家的地,因家中老母生重病借了刘家的钱和粮,年年种地还不清债,就像《白毛女》中的杨白劳,遭受着高利贷驴打滚利的残酷剥削和压迫,老佃户最后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老佃户的儿子因反抗刘文彩外逃,后来参加了八路军,若干年后被派回家闹革命,斗倒了大地主刘文彩和他的爪牙管账先生,分田分地给佃农贫农,家乡获得了解放,人民翻身做了主人。现在我印象最深的是:由村兽医刘德扮演的管账先生,头戴礼帽,身穿长袍短褂,歪戴副眼镜,手拿算盘,跟着手拄文明棍、腰别盒子炮(手枪)、身穿抽龙袍、面戴墨色镜的大地主刘文彩(孙小福扮演),气势汹汹来逼债的场面,管账先生手拨拉着算盘珠子,口中念念有词:“一四七,三六渭南治疗儿童癫痫医院九,九九归一整十斗,一年干活都白干,还欠东家钱十贯、粮九斗”。老佃农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再缓缓,结果是遭到刘文彩指使狗腿子一顿毒打,老佃农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还抢走上前说理的老佃农妻子到刘家当佣人抵债......那凄惨的场景揪心撕肺,在台下作为观众的我也气得咬牙切齿,在我幼小的里像老佃户的儿子那样,也埋下了复仇的种子。所以,当戏演到批斗、枪杀大地主刘文彩和管账先生的高潮时,全场群情激愤,戏台上演员高喊“打倒大地主刘文彩”!台下也有人振臂高呼应和,这时,铿锵的锣鼓声、幕后“啪啪啪”的枪声以及演员和观众的欢呼声响成一片,精彩的演出以老佃户的儿子和家乡人民报仇恨翻身得解放而落幕。

戏虽散了,但我还没看过瘾,还没热闹够,就向演员们打听下一场在哪儿演出,一旦确定,次日晚早早地跟随大人们,又去跟踪听戏啦。有时奶奶、怕耽误我第二天上学,总是劝说不让去,可百爪挠心,像作了魔似的,饭吃不香,觉睡不着,我向善良的她们开始撒个谎,嘴上表态不去,没等吃罢晚饭,还是偷偷地溜出家去,随在外等候的小伙伴们一溜烟儿地跑了,气得母亲在后面边喊边撵,那她怎能追得上找得见呢?假如她真找,我就灵机一动,那就和一群孩子捉迷藏骗她,,借着夜幕,随便一躲,累坏母亲也找不到,何况还有一群小伙伴打掩护呢?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两次,我也没有耽误过上学,况且我学习成绩好,期期都是“五好学生”,奖状贴满墙,亲和奶奶也放心了,从此以后再外出看电影听戏他们也就只好放手了,我是多么地惬意啊!现在回头想,生活在那个精神文化娱乐贫乏的年代,看电影听戏是农村孩子最好的娱乐机会,也是开眼界长知识的窗口,时代既天真浪漫好奇贪玩,又无忧无虑无,是多么的啊!让多吃一顿白面馍一碗肉就生理,让多赶趟集逢次会就心理满足,只要让多看一场戏一场电影就精神满足,那是多么地自豪与啊!

这样的戏班子大概持续了三、四年,随着林彪的垮台和“文革”的深入,对毛泽东思想的宣传不再是跳“忠”字舞,唱语录歌,政治形势要求批林批孔,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所以,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作为“文革”初期应运而生的时代产物,流行了几年,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各级领导也不再重视支持了,故绝大部分文艺宣传队也就解散了。不过,它确实为农村培养了一大批民间文艺骨干,丰富了那个时代农村人的精神文化生活,给庄稼人带来了无比的欢乐和笑声,在农村学习普及宣传毛泽东思想方面,真正起到了文艺轻骑兵和生力军的作用。而我村也为第二次成立比较正规的戏班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和氛围。

正在大队学校读书的的我,后来听说大队文艺宣传队解散了,就回家问在大队当会计的,为啥要解散他们啊?以后谁还给咱农村来演出啊?想看戏了咋办呀?由于我的不理解,向他连续问了一串的问题,记得当时父亲很不耐烦:“你马上要上初中啦,不好好学习,还关心那事干啥呀?”我说:“同学们听说后都有意见,就想问个究竟”?父亲耐心地给我解释:“上级没说不让办,可是宣传队不汇演不重视了,咱大队宣传队里几个文艺骨干女队员都出嫁到外大队,没好唱家了,加上内部管理混乱,排演不出好节目,又不参加集体劳动,养闲人,群众有意见,所以,大队党支部、革委会研究决定暂时解散,以后需要了再办。至于以后咋活跃农村文化生活,县剧团学咱省鄢陵县,送戏下乡,巡回演出,水平高;公社电影队每月至少下大队放一到两场电影,保证以后会兑现。”听了父亲的回答,我也不再说啥,心想,这事父亲也当不了家呀?

后来,也确实在家门口看到了县豫剧团的演出,在我的记忆里,也仅有一次,几年才兴师动众来一次,太不过瘾啦!电影倒是比放映得勤了,我们青少年儿童很高兴。而中老年人河南治疗女性好的癫痫病医院爱听戏,自己又没戏班子,可急坏了那些“戏迷”们,特别是那些一听丝弦响嗓子都痒痒的文艺爱好者们!憋很了就从很远的地方请戏班子来唱几天,但是费用大,不方便,不过瘾。憋了十来年后,终于又成立了谢庄曲剧团,这是后话。

俺村再成立戏班子是改革开放的初期1980年。

那时成立的曲剧团,曲剧团的团长是戏迷李好朋(小名李小驴),40多岁,是上次戏班子的参与者,民间文艺爱好者,只是在乐队敲梆子打鼓,不是骨干。见习几年后他大有长进,经验教训,收集群众反映,得出一个结论:要想长年听戏方便,活跃农村文化生活,必须从少年儿童抓起,请正规的老师教,办戏校班,建立一支光唱戏不搞政治宣传的戏班子才有力。特别是改革开放后,人们不喜欢高的革命样板戏,而非常喜欢听《穆桂英挂帅》《铡美案》等传统戏曲。鉴于此,他挑头,吸收原来一部分乐队人员和个别唱腔好的演员,从周口聘请一位50多岁刚县剧团退休的周老师(女)和其17、8岁的妙龄女儿小霞,吃住在我生产队原6间牛屋里,还当戏班子学习排演场地。招收的男女新学员条件:年龄最小14岁,最大20岁;文化程度为小学至高中毕业;喜欢唱戏,家庭支持;吃住在家,免费报名,一个月被录用者每人再给老师100斤小麦(当时价值30元)作为生活费用。广告一旦张贴宣传出去,三里五村前来踊跃报名者不下30人,经筛选最后确定要18人。

新的戏班子成立后,李团长和周老师共同给学员立规矩,周负责教,她的女儿是主角,李负责管理和后勤服务,又挑选两个表现好有影响力的男女学员当演员队长、副队长,从最基本功学起,每天都苦学苦练。学员们都很珍惜这次机会,尊敬老师,相互帮助,周老师见学员的学戏热情高,家长支持,三伏盛夏也不怕流汗,整天教学员唱念做打,背,走台步,一招一式,举手投足,非常耐心地教,不厌其烦,诲人不倦。过了一段可以排戏了,乐队才开始跟班。咚咚锵锵的锣鼓声、丝弦声一响,更招引了全村人围着观看,一些戏迷们怕影响排练,又非常喜欢,就坐在牛屋外细听不看表演,留待正式上演时再看。这时的我已经参加了,在乡里教书,每周回来过星期天,我都要到排戏场光顾。因为,他们所占的其中三间牛屋,就是集体财产解体时,我家用185元钱买到的土坯房,我家不跟他们要任何报酬,所以,凡我家不管谁去看,戏班子从团长到学员都很客气,人家都在门外窗外看,他们总是给让个座看,去的多了,也就对他们的情况了解的比较多。

学戏三个月,戏班子应乡亲们的呼唤,终于登台演出了。农村的条件差,开始只是简单地选个空场子,白天拉个幕档,分台前台后,台上左侧坐几位乐队,主丝弦手还是上个班子的李洪亮;打锣鼓的是他侄子李安民,我小学时的同学。演出的第一个曲目就是《铡美案》,秦香莲由邻村姑娘付爱勤扮演,她是学员中年龄最大唱旦角最棒的,长相也好,就是皮肤黑些,外号“黑牡丹”,无论是唱腔道白的吐字润声,还是做派打斗的一招一式,都很有范,每场演出都受到最好的评价。我村18岁的大男孩李虎臣,虎头虎脑,人称帅哥。唱腔高亢嘹亮,尽管声音还不是很好听,但吐字清晰,做打到位,演戏认真,很有发展潜力,在此剧中扮演生角韩琦,他的每场演出也受到不少称赞。黑脸包拯由外村大女孩李妮头扮演,唱腔还可以,只是做打功不到位。陈世美由我村18岁外号“小白脸”李喜旺扮演,因为他皮肤白,像个奶油小生,他父亲时就爱说书唱戏,积淀了父亲的基因,唱腔好,扮相到位,比较幽默风趣,会唱花脸和丑角,一招一式在台上都惹人发笑。他和虎臣以后都成为每场演出不可或缺的主角,因此,很受观众的追捧。后来,也就是没出一年,正处于年少的他们,由于天天耳鬓厮磨,演戏就谈情说爱,结果发展为虎臣和爱勤、喜旺和妮癫痫病患者日常生活要注意些什么头双双相好了,原本都定过亲,因唱戏自由恋爱,次年分别,而两个大男孩都刚满19岁,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女方都怀孕了,再不结就要献丑了,两家只好推倒原来的订婚,舍去给女方家的彩礼不要,重新从简下彩礼,急办。他们的事在我家乡十里八村迅速传开,成为男女青年冲破传统守旧思想自由恋爱的好典型,至今恩恩爱爱,为家乡人津津乐道。

有了自己的戏班子后,为了练唱,让村民们鉴赏评判,全村13个生产队逐个演出,队里只管顿饭吃,乡亲们能在家门口看到戏非常高兴,对演出中出现的问题也毫不客气地给予指出,以便于他们改进。正是由于他们的虚心学习,认真演出,越演越会演,越演越出名。俺村的曲剧团最红火时,能排练演出20多个剧目,我记忆中听过的有《陈三两爬堂》、《风雪配》、《穆桂英挂帅》、《李豁子》、《卷席筒》、《王金豆借粮》等。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出了名的戏班子在方圆百十里内都有人请,一到农闲,戏班子都走乡串村,赶集逢会,一天也歇不住。有时候,逢会时对戏比赛一天三场,连唱三天的事也常有,这些年轻的演员们很累很累,有的嗓子都唱哑,一旦把对方比败,在给听众带来快乐的同时,他们也会心甘情愿,“累并快乐着”。这次的戏班子和上次的宣传队不一样,最大的区别既无政治宣传任务,又无大队经济支持,纯属几个老戏筋戏迷支撑的曲剧团,只管唱大戏,经济上自负盈亏,大队唯一支持的打着谢庄剧团的招牌和使用戏箱戏服及部分乐器,是个松散型的民间艺术团体,农忙散,农闲聚,很灵活。演员不图名利,只图自己精神愉悦又愉悦他人,活跃农村文化生活。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以后,最需要的是满足农民的精神生活需求。在上世纪80、90年代,我的家乡属于贫困地区,电视机还没普及,人们平时只靠听广播喇叭和收音机看电影来满足精神需求,青少年人爱看电影,看歌舞表演,中老年人大部分还是喜欢听戏,收音机里唱的是好,但整天见不到活人,感到不过瘾,最的是现场看戏,特别是传统戏曲,大家非常喜欢,而俺村的曲剧团排演的全部是古装传统戏,很对口味。所以,农闲时,请俺村戏班子演出的不外乎这么几类:逢会招徕人气活跃气氛;农村经济暴发户为了显摆;谁家患重病许愿后病好了还愿;谁家的孩子结婚生小孩庆贺;富裕人家老人祝寿;谁家的孩子考上了名牌大学表示庆贺;谁家外出打工开公司发财了回馈乡邻。只要“协戏”(预约邀请)唱,除吃住外,主家还会给适当的演唱辛苦费或赞助费,以维持戏班子的运营。不管是谁请的戏班子,都让乡亲们经常能看戏听戏,比方便多了。

到了21世纪,电视机已在农村普及,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大有改观,从早到晚都有电视节目与之相伴,特别是近几年手机的普及,更使人们的精神文化享受呈现多样化,但是,爱看戏的戏迷们总感到戏班子的现场演出更具有新鲜刺激、有韵味、有魅力。3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大男孩女孩有的已开始当爷爷奶奶了,俺村的戏班子人员在不断地增减,几十年寒来暑往,在春农闲季节,他们像当年的一支文艺轻骑兵,依然活跃在家乡方圆百余里几个县的广大农村,为农民送去欢乐,送去精神食粮,成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中不可缺少的一支健康力量。

现在,我虽然离开家乡已30多年了,但是仍俺村的戏班子,总想再听他们唱一曲《铡美案》的唱段,再看一场《穆桂英挂帅》的精彩打斗场面。尽管他们的演唱水平不能和国家专业剧团相媲美,可是,我最衷情于浓浓的乡土味接地气,悠悠的思乡情情意醉,拳拳的恋乡情结心头汇;我最钟爱于遥远的童趣、少年的快乐和青年时代的美好记忆。家乡的戏班子,我啥时还能再看上一场你们的演出呢?或许,我还有机会!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