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我的合租情人 第033章 降服(1) -

时间:2021-03-03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有人来挑衅吴阿蒙了。

  这些人往日里,是没少遭受到吴阿蒙的欺辱,早就想揍吴阿蒙一顿了,就是揍不过。这回,终于是有人要跟吴阿蒙挑战了,要是能暴揍吴阿蒙一顿,固然是爽。就算是揍不过,能看着那人遭受到吴阿蒙的暴虐,他们的心里也有快感。

  他们哗啦啦的都围了上来,又不敢靠得太近,生怕会招惹到吴阿蒙。谁想到,吴阿蒙倒是挺痛快,挥着蒲扇般的大手,让他们都围上来。这可是一个树立威信的大好机会,这个身材消瘦的小子,非揍得他后悔爹娘把他给生出来。

  李二狗就乐了,他干不过吴阿蒙,要是贾哥能蹂躏吴阿蒙一顿,他也过瘾啊。他身材瘦小,夹杂在人群中,还真不引人注意。

  吴阿蒙手指着贾思邈,大声道:“说吧,咱们怎么打。”

  贾思邈淡淡道:“咱们三局两胜制,你不是力气大吗?第一句,咱们就玩最简单的,掰手腕。第二局,空手对打。第三局……我想,不用说了,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第三局的可能。”

  太狂妄了!

  吴阿蒙没有读过什么书,又没有什么技术特长,从李家坳出来,就在工地上干小工了。由于他块头比较大,长得又是一副很老实的模样,谁见到他都想欺负他。这让他很是不爽,干脆剃了板儿寸,谁要是再敢刺毛,他上去就是开打。

  最彪悍的一次,是因为抢吊车,他一个人干了另一个工地的二十多个人,从此名声大噪。现在,在南郊工地的这一片儿,他就是横着走,都没人敢招惹他。就连工头儿,都得时不时地请他喝酒。因为,有些工人不愿意干活儿,工头儿说十句都没有吴阿蒙说一句好使。

  从那时起,吴阿蒙就明白了一点,走到哪儿都是拳头硬的说话,北京军海医院评价 有了解的吗也养成了他霸道的性格。比如说是今天中午吃饭,别人吃菜,他一个人就干了两小盆儿肉,谁敢抢?他就揍谁,看谁更狠。

  说句实话在,他还真希望有人来挑刺儿,那样,他就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用拳头来树立威望。揍,狠狠地揍,当看到这些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还有那畏惧的眼神,他感到特别的有成就感和满足。

  用李二狗子的话来说,这人就是杀人狂。试想一下,从小就练硬气功,还拥有着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是怎么样的彪悍?就像是在篮球场上的大鲨鱼奥尼尔一样,直接横推,无人能抵挡。

  这个消瘦的青年,要跟吴阿蒙比掰手腕,无疑是以卵击石。

  吴阿蒙盯着贾思邈看了又看的,大喝道:“好,我就跟你掰手腕。”

  早就有好事的工人,将桌椅给搬了出来,贾思邈和吴阿蒙各坐在椅子上,把胳膊放到了桌上,然后握到了一起。跟吴阿蒙那蒲扇大的巴掌比起来,贾思邈的手掌实在是太弱小了,让他一巴掌就给攥了个结结实实。

  这还有可比性吗?

  这些工人的心里就有些失望,刚才一个身高一米九十多的人,都让吴阿蒙一拳给打趴下了。而贾思邈,看上去又瘦弱,又清秀的,又哪能是吴阿蒙的对手。这根本就不是在一个档次上嘛。

  有人在旁边,当裁判,手中拿着个小饭盆儿,在桌子上砸了两下,发出了咣咣的声响,大声道:“都准备好了吗?如果行的话,现在就开始。”

  吴阿蒙低喝道:“我早就准备好了。”

  贾思邈微笑道:“我也准备好了。”

  那人道:“掰手腕的规则,你们都懂吧?用不用我再跟你们解释一下?”

 德巴金丙戊酸钠缓释片的有什么作用 屁话!这种事情,又有谁不懂呢?二人谁也没有任何的异议,等到那裁判把手中的饭盆儿,用力砸了下桌子,大喝道:“开始。”

  在吴阿蒙看来,他练有硬气功,就算是一直莽牛,他都能够横推着撞倒。而贾思邈呢?干灭他,应该不费吹灰之力。要以快刀斩乱麻之势,直接将贾思邈的手背砸在桌面上,快速胜出,这才能树立自己的威望。

  “倒下去吧。”吴阿蒙大喝了一声,手腕用力,他要将贾思邈,连带着手腕一起摔飞出去。

  谁都能够预想得到,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咦?让他们惊奇的是,贾思邈竟然纹丝未动,手腕未动,人更未动。

  这是怎么个情况?这些人的眼珠子都瞪圆了,嘴巴张成了“o”形,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会是真的。旁边的李二狗子,也傻了眼。他们都把目光落到了吴阿蒙和贾思邈的身上,都不明白,这倒是怎么回事。

  不会是吴阿蒙故意放水吧?

  贾思邈微笑道:“吴阿蒙,你就这么点儿力气吗?那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吴阿蒙怒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稳赢我吗?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倒下。”

  “倒下。”

  “倒下。”

  吴阿蒙每爆喝了一声,就将全身的力气灌注于手腕上,用力往桌子上灌摔。然而,贾思邈的手臂,就像是精钢锻铸的一般,坚若磐石,愣是一动不动。这下,吴阿蒙急眼了,连脸都涨成了青紫色。也幸亏是板儿寸,要是长头发,非竖起来不可。

  贾思邈微笑道:“怎么,你是真没劲儿了咋的?”

  吴阿蒙怒道:“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赢了我吗甘肃癫痫医院有哪些?来呀。”

  “那咱们就试试。”

  贾思邈就这么笑望着吴阿蒙,然后,这些人就看到了让他们震惊不已的一幕,二人中间的手腕,竟然一点点,一点点地往吴阿蒙的方向倾斜,而吴阿蒙的手背也距离桌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吴阿蒙的眼珠子都凸出来了,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怪物,他还在用力地挣扎,可手背终于是被砸在了桌面上。

  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没有人吭声,这些人的嘴巴张得,都快能吞进去一个鹅蛋了,他们都怀疑这是在做梦。真的,真有人赢了吴阿蒙,还是在这种没有任何悬念的情况下。而贾思邈,看上去其貌不扬,就更是让他们不敢想象。

  “你咬我一口试试?”

  “干什么?”

  “看疼不疼……啊,你真咬啊,疼……”

  “是真的?我的天啊,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不管别人是怎么议论,贾思邈站起身子,笑问道:“吴阿蒙,怎么样?你认输不认输?”

  吴阿蒙的脸涨成了驴肝色,连额头的青筋都凸起来了,睁大着牛铃铛的大眼珠子,喝道:“好,这第一局我认输了。”

  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这样,能屈能伸,能软能硬。

  “好爷们儿,来,咱们来第二局,打一场,我想看看你的功夫到底怎么样。”

  贾思邈笑了笑,然后跳到了一小块空地上,冲着吴阿蒙勾动了两下手指。这对于吴阿蒙来说,是赤裸裸的挑衅。不过,他也不是那种莽夫,在腕力上输给了贾思邈,他就知道了,眼前的这个青年,绝非一般人所能比拟,是真有两下子。<北京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p>

  如果说,自己不认真的话,很有可能会真的败在他的手中。

  “输了,你就是我的了!”

  这话,让吴阿蒙一想起来,就禁不住激灵灵地打冷战,他可不想去跟这个小白脸搞基。所以,他必须赢,没有悬念。

  对于自身的功夫,吴阿蒙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从小就苦练硬气功,一身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他还真没遇到过能挡得住自己的人。至少,之前是没有。往前走了几步,吴阿蒙挥拳砸向了贾思邈。

  这些人,包括李二狗子在内,都会以为贾思邈会用那种游斗的法子,靠着一身诡异的身法,不跟吴阿蒙缠斗,而是围着他滴溜溜地乱转,再伺机开打。然而,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贾思邈竟然连躲闪的意思都没有,而是直接硬桥硬马,完全是那种大开大合的手段,跟着吴阿蒙硬扛。

  砰砰!拳劲轰击在一处,吴阿蒙一向为之自豪的硬功,竟然没有起到作用。你打我一拳,我就扛一拳,这样的一连砸了有几十拳,吴阿蒙就感到手臂酸麻,再瞅着贾思邈,脸色如常,镇定自若,他的心里就是一阵火大。

  难道说,还要输给他?

  贾思邈笑道:“你攻我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我反击了吧?接我几招。”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