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武松在十字坡把孙二娘放翻在地后,如果张青没回来求情救场,下一步他该怎么办呢?诗歌文学

时间:2021-03-02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呵呵,估计有不少读者看到武松把孙二娘压在身下自己就心痒难耐了,幸亏张青及时赶到,否则我们就能看到二人之间究竟会发生什么了。但无论武松如何羞辱孙二娘,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武松不会杀孙二娘。

武松的人设转变大致有三次,第一次是当他得知嫂嫂毒杀亲哥哥时,他发现家人不靠谱;第二次是被张都监陷害时,他发现上司不靠谱;第三次是二龙山归顺梁山后,武松本以为能过上潇洒快意的生活,结果宋江整天要招安,于是他发现兄弟也不靠谱。所以征方腊后断臂的武松没有回京受封,而是选择了在六合寺出家度过余生。那么我们发现在去十字坡时,武松正处于第一次的转变期,这个时候的他嫉恶如仇却还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小伙,面对江湖的恶势力,他还是要采取以暴制暴的处理方式的。

十字坡的“美名”可是江湖人都知道的,武松今天“有幸”路过此地,自然要看看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好玩的。其实武松本可以不必走这趟浑水,因为在孙二娘误杀了头陀以及差点杀了鲁智深后,二人就“约法三章”,承诺僧道、失足、配军不杀,所以如果武松和二位公差正常吃喝的话,其实就没什么风险可言。可武松本来就抱着为民除害的态度,所以他故意提起了许多敏感点来刺激孙二娘,孙二娘见这贼配军敢如此轻薄自己,就一时间动了杀心。

两个公差没出过远门,也不和江湖人打交道自然不知道这十字坡的恐怖,所以掺了蒙汗药的酒他们反而喝的更香。武松为了配合孙二娘的演出选择了视为不见,结果当孙二娘接近他时,他巧妙的运用了格斗技巧,将孙二娘死死地压在身下,这画面有多美,大家自己来看下面的文字:

之前居然有人纠结说武松对付孙二娘时有咸猪手,逻辑文史姨不知道能说出这话的人心里是有多龌龊。其实我们也可以发现,武松这个时候是死死的压制住了孙二娘,孙二娘的力气比不过武松,但武松无法确定她身上有没有暗器,所以一记泰山压顶,让孙二娘基本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接着就是张青来解围的戏份了,如果张青不来,武松并不会杀孙二娘,但孙二娘的下场也不会好。为什么这么说,在武大死后,武松有一段艰难的查证过程,其中施公刻画最精彩的一幕,就是在武大头七时武松聚集起街坊邻居和潘金莲、王婆当面对峙了。在剧情的开始,武松坐在桌子前,不说话,一杯又一杯的喝酒,整个屋内的气氛是既紧张又恐怖。当武松把尖刀放在桌子上时,整个画面燃到了极点,当潘金莲和王婆都招供时,武松把直接凶手潘金莲如宰畜生般的的剖腹剜心,而对于教唆犯王婆,武松没有杀他,却把她交给了官府处置。

所以,在同样的状态下,武松最有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把孙二娘送往官府,让大宋的法律去制裁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但如果是武松血溅鸳鸯楼后再来十字坡,恐怕孙二娘当场就得被武松杀死。我们知道武松在张都监府中杀了不少无辜的男女,他当时的态度时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一百个也是杀,我就这一条命,大不了拿去抵就行了。所以这个时期的武松有一个从“侠”到“匪”的转变,自然手段也残忍了些,这也是武二郎一生抹不去的黑点。

得亏孙二娘也是妖星下凡,命中没有此劫,不然当年武松定会血洗十字坡,梁山好汉就聚不齐咯~

文/逻辑文史游

张青夫妇和施恩是武松在梁山最亲近的人,可惜最后还是没能享福,纷纷埋没在江南…

多读几遍《水浒》,你就会觉得什么上应天星,第一章纯粹是幌子,洪太尉误走妖魔,后面天罡地煞聚义,有意凑齐百八之数。倘若删掉第一章,读者一眼就能看清:所谓的天书和石碑不过是宋江、吴用和公孙胜三人导演的政治骗局。梁山上有很多滥竽充数的好汉,比如宋清、孔明孔亮兄弟完全是靠关系进来的。张青孙二娘夫妇也是因为机缘巧合,先是攀上了鲁智深这棵大树,后来又跟武松结拜成了兄弟。

张青夫妇武功一般,倘若不是因为他们干的那些龌蹉事过于骇人听闻,估计他们的知名度连操刀鬼曹正都不如。回到正题,武松江湖阅历丰富,一眼便识穿了孙二娘的伎俩。他言语举止轻薄,景阳冈打虎时性命相搏,十字坡打母老虎时却几近猥亵。如果你据此觉得武松品行不端,是个大色狼,那就大错特错了。孙二娘到底是个女人,武松以英雄自居,若是打杀了对方,反而坏了名声。如何才能彻底打败一个女人呢,武松综合运用了自己的智慧优势、武力优势和性别优势。

首先,武松没想打死孙二娘,否则以他的神力,孙二娘肯定死得比景阳冈上的老虎还惨。其次,送官的可能性也不大。武松此时是囚徒,况且他也不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自己既然能全身而退,没丢面子,也没有任何损失,何必坏了江湖规矩,自找麻烦呢?再次,男女之事更不可能,轻薄是武松的武器,而非目的。我个人认为,如果张青没有出现,孙二娘自己也会讨饶。武松呢,能做的事都已经做了,当然选择原谅她啊。至于结拜,恐怕不可能。可见,必须是张青及时赶到,然后求情,三人结拜。

军海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这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问题。

武松十字坡戏弄孙二娘的段子,是《水浒传》当中不多的“好汉收拾悍妇”的故事情节。这也算给这布显得比较血腥的小说添加了一点喜剧的色彩。

但是这个喜剧情节的背后,是令人恐怖和令人发指的毫无人性的场面。孙二娘两口子在十字坡所干的勾当,无论如何也和“行侠仗义的江湖好汉”扯不上关系,因为在他们身上基本上看不见“人的味道”。

这孙二娘算是一个“强盗世家”。他的父亲就是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孙二娘“女承父业”在十字坡开店也干起了杀人越货的买卖,不过她比他爹要狠得多也坏的多,她不仅“杀人越货”,还卖“人肉包子”。而她的那个倒插门女婿菜园子张青更像是“欺软怕硬”的家伙。这两口子在水泊梁山的好汉当中是我本人最鄙视的,没有之一。

孙二娘家的包子铺,更像是一个“屠宰场”,他们两口子专门物色到店里吃饭的客人,看到长得壮实肌肉丰富又有可观的盘缠财物的“猎物”,便用蒙汗药麻翻,抢劫了财物之后,便把“猎物”宰了,整块的人肉当黄牛腱子,零碎的就剁成“包子馅”。这两口子哪里还算是个人,连畜生都不如。

武松在阳谷县为兄报仇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知县念其“事出有因”,免了死罪,判杖脊发配孟州。在发配的途中路过十字坡,上演了一出戏弄孙二娘的“轻喜剧”。

武松是一个行走江湖的老手,同时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江湖经验非常老到,这一点他就比鲁智深强很多,鲁智深基本上没有多少真正意义上的“江湖经验”,所以轻易地就被孙二娘麻翻,正洗干净准备宰杀的时候,张青看他是个和尚,本着“三不杀”的原则,就放了鲁智深一马。鲁智深捡回一条命,只能算是“好人有好报”。

但武松就不一样,他从孙二娘的暴露的穿着,夸张的化妆盒轻浮的话语判断出这个包子铺十有八九是个“黑店”,所以他故意用轻浮的语言激怒孙二娘,引逗孙二娘下手,他好表演一番露露脸,这也是武松的一大性格特点——喜好逞强式的表演。当然武松逞强是有本钱的。他的本钱就是武艺高强力大无比。这个本钱让他在逞强的时候几乎没掉过链子。

在十字坡孙二娘的包子铺,武松还是没掉链子,他假装被麻烦之后使了个“千斤坠”先戏弄了孙二娘店里的伙计,待孙二娘出手时,他就开始了表演。

孙二娘的力气也挺大,估计一般的男人比不过,武松的块头已经很可以了,她夹起来就走。这也就是个性别上的“女人”。

武松很快就把孙二娘摔倒在地,他骑在孙二娘身上,用双腿牢牢夹住了孙二娘的“下半身”,双手则制服了孙二娘的臂膀,孙二娘口中便只有高喊“好汉饶命”了。

这个时候菜园子张青“及时出面”,跪倒在地纳头就拜,乞求饶命。我高度怀疑这菜园子张青一直在店外观察“放风”——今天来的这位猎物非常理想,看样子盘缠也还不错,值得下手。所以他才会“及时出现”。

其实,武松并没有想杀了孙二娘的想法,他只是想戏耍孙二娘罢了。如果武松动了杀机,他根本就没什么心思戏弄孙二娘。他是“带罪之身”正在被发配,骨子里他还是不想闯祸,况且武松这个人的“是非观”挺模糊,他更多的是在意“恩怨情仇”。

所以即使张青没有出现,武松也不会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他也会饶了孙二娘,毕竟“好男不和女斗”。即使是赢了也不见得能有多光彩。行走江湖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孙二娘开人肉包子铺在武松看来也算是个“好汉”。

估计还会是“不打不相识,然后该结拜结拜,没什么影响。

另外,武松对于女色的兴趣不高,风流美貌的潘金莲尚不能勾起武松的兴趣,何况是五大三粗长相狰狞的“母夜叉”。武松的口味没那么“重”。

武松这个人其实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欺负一个女人不是他的风格,尽管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女人。

孙二娘开的十字坡大酒店就是一个江湖黑店,利用色相诱骗客人进店吃饭,下药蒙翻,抢人家的钱不说,还要杀人,肥的当黄牛肉卖,瘦的当水牛肉卖,可以说是无本万利。

当时武松来到十字坡找酒店时,孙二娘正在十字坡大酒店的橱窗里摆Pose,不过打扮的寒碜了点:白粉底,红胭脂,搽了一脸,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镮,鬓边插着一把野花;故意露出里面穿的绿纱衫儿来,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赤橙黄绿青蓝紫全整身上了,她以为打扮的香艳,其实别人看了是梦魇。看见武松同两个公人走过来,她跳下窗台,”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这就是赤裸裸地色诱。

在家印象中武松是一幅不贪女色的英雄形象,这个印象是潘金莲勾引他时,武松坐怀不乱,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潘金莲是他亲嫂嫂,他当然不能乱了人伦。但武松也是人,拒绝嫂子的诱惑,不等于他不喜欢女人。武松杀了人被发配,心里很压抑,其实很想找个发泄的出口,看到孙二娘这般打扮,就动了歪念头。

长春儿童癫痫医院p>

看店里没有其他人,武松开始调戏孙二娘:“这馒头馅里怎么有几根毛,好象人的小便处的毛毛。”不说别的地方的毛,却说阴私部位,明显是在挑逗。随后武松侧面打听孙二娘有没有男人:“娘子,怎么看不见你老公?”孙二娘回答:“老公做客去了。”听说男人不在家,武松开始明目张胆地调戏:“娘子,你一个人很寂寞吧?”孙二娘天天应付色鬼,这点把戏对她来说是小儿科,脸都不会红一下。看武松上了钩,孙二娘继续挑逗,让武松把钩咬紧点:“客官,别乱开玩笑啊。多喝几碗酒,到树下凉快去。如果不想走,就住在我家吧。”这话有水平,软+硬+暗示,玩江湖把戏武松根本不是孙二娘的对手。孙二娘看到武松他们放松了警惕,于是端上了下了蒙汗药的热酒。

武松假装被药酒蒙倒,店小二、店小三抬不动武松,孙二娘便亲自动手。直接扛走就是了,这里施大爷(施耐庵)有点不厚道,非要让孙二娘像爷们一样脱去了绿纱衫儿,解下了红绢裙子,光着膀子、露着大腿去提武松,这是刺激武松犯错误啊。估计这时武松眼也直了,鼻血也流出来了,哈喇流一尺多长,”就势抱住那妇人,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当胸前搂住,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瞧瞧为姿势,要玩真格的。

武松虽然把孙二娘压在身子下面,但是他不可能得手,因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门口还站着个人呢。谁啊,孙二娘的老公菜园子张青。为啥早不露面,晚不露面,关键时刻就出现了?施大爷说他打了一担柴正在门口歇着呢。哪有这种事,回到自己家不进门,站在门口看老婆和野男人打仗?谁相信!

其实张青根本没走。张青在家里没啥地位,当年在路上打劫一老头,反被痛揍一顿。老头看他勤快,让他当了上门女婿,娶了孙二娘。他武功很差劲,连老婆也打不过。于是两口子开了黑店,老婆色诱,他当帮手。暗中观察,如果老婆打不过,他就在后面敲一扁担。今天一看武松一米八几的个头,肌肉男,两个大汉抬不动,武功太高,夫妻俩也不是人家的对手,眼见着老婆被人压在底下要吃亏,关键时刻闪亮登场,施礼求饶,搅了武松的好事。

其实没得手才是武松的幸运,因为这孙二娘长相太出奇了:

估计当时武松是抑郁过度看走了眼,把母夜叉看成了一朵鲜艳的桃花,其实孙二娘顶多是个桃子,还是那个长歪了的。

张青回来之前,十字坡的酒店门前出现了这样“很黄很暴力”的一幕:高大威猛的打虎英雄武二郎正把一个赤膊的“中年油腻女”孙二娘压在身下,孙二娘一脸惊恐,苦苦哀求。

此时的武松确实已成骑虎难下之势,号称一双拳头“专打天下硬汉”的打虎英雄却正和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撕逼”,场面不亦乐乎。

要是打下去吧,可对方不是景阳冈上那只大虫,而只是个中年妇女,几拳下去可能就会让其丧命,况且对方已经连连求饶。

你说不打吧,可她刚才明明就是在酒里下了蒙汗药,如果不是自己早有提防,她就是要取了自己的性命,然后自己的一身肌肉很快就会成为别人餐桌上的包子馅,而且这个店里不知已经有了多少好汉的冤魂。

要是把她制服,连同那几个伙计送官吧,这可等于是坏了江湖规矩,而自己归根结底最有底气的身份就是江湖人,这样做等于自己给自己以后混迹江湖制造障碍,断了后路。何况现在自己的身份还是一名流配的犯人。

所以,即使张青不回来,武松脑海中经过电光火石的闪念,也会顺坡下驴放下孙二娘,然后进行一番训诫,最后双方互感“义气深重”,只等菜园子一到,便会结为兄弟。

张清不来,武松也不会杀孙二娘,他甚至不会痛打孙二娘,估计孙二娘求几句饶,武松哈哈一笑就放开孙二娘了。

为什么这么说?

传统观念里的侠就是金庸小说里郭靖、萧峰、洪七公那种人,嫉恶如仇,碰到坏事就管一管,即便坏人没在我眼前作恶,没招惹我,我也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为民除害。

水浒里的好汉,即便是被大家认为最干净,最锄强扶弱的鲁智深,也不是什么事情都管。

癫疯病要做什么检查张清和孙二娘俩人开黑店,杀人越货,还差点把鲁智深给剁了,结果道个歉就完了,鲁智深也没给他们一百禅杖。

梁山上的人渣就更多了,郑屠跟他们一比简直是圣人了,也没见鲁智深把梁山好汉全打死。

水浒里的人要称作好汉,不是看人品多好,多么嫉恶如仇,而是看你讲不讲义气,爽不爽快。

从这点来看就注定了武松一定不会杀孙二娘。

武松有些蛮横不假,但是他心情不好了才打人。

这一路上两个公差对他恭恭敬敬,武松的心情很不错,而且他早看穿了孙二娘的把戏,根本没有动气,是抱着娱乐的心态将计就计。

孙二娘都没能激怒武松,武松从头到尾都以一种看戏的心态在玩,有哪个人会在高兴的情况下打人?

孙二娘被武松瞬间制服之后,没有强硬到底,而是怂了,大喊好汉饶命。

武松接下来会怎么样呢,大概会哈哈一笑,说:“你这妇人,倒有点力气,可跟俺打虎武松相比还是差得远了,非是我欺你是女流之辈,只是不显显手段,反被你小觑了。”

孙二娘听了必定立刻溜须拍马,说久仰武松大名,如雷贯耳之类的。

武松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听孙二娘夸自己,必定撤手,然后礼节性的回礼,问问对方来历,孙二娘如实回答,武松也说久仰大名之类的,然后两人喝酒,等着张清回来结拜。

至于孙二娘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武松是不会管的,武松并不是这个嫉恶如仇的人,金眼彪施恩用“盆吊”、“土布袋”这种阴损的方法折磨人,武松也没有去过问。

整个水浒的调调就是如此,“义气”大于正义,谁都不会以侠的身份去审判别人。

孙二娘使用美人计,勾引过往的客商,男人,客人,行人,杀人越货,卖人肉包子,真的太险恶,太罪恶,是大死罪,够张青和孙二娘死上十次,百次,千万次。无数过往此地留宿吃饭过夜的旅客,行人,惨遭屠杀,杀戮。活活杀死不说,把人大卸八块,把人肉切成小块,做成人肉包子。张青雇用两三个男子,伙同一起杀人越货。孙二娘用美人计骗取过往客商来吃饭喝酒,再设计诱杀之。歹毒不过女人心。世上最歹毒的人,是张青和孙二娘。他们狼狈为奸,勾搭成奸,一起用心计杀人无数,做人肉包子。他们强取豪夺,杀人越货,无数客商就此被不明不白地消失,蒸发,杀害,这么凶恶残忍的歹徒,暴徒,竞还销遥法外,真是国法不容,这事让嫉恶如仇的武松闯见,遇见,还不痛下杀手,不除去人间大祸害,社会败类,人类的异类,真是奸恶凶险之徒,结局真意外,武松还和张松杀人恶魔称兄道弟,还和孙二娘眉来眼去,还想和孙二娘谈情说爱,谈婚论嫁,还想结为好夫妻?人们就此怀疑武松的正义和正气,也怀疑他在大是大非面前的行为是否举止得体和正确。如果武松真是打虎英雄,不徒有虚名,应该凭借智勇双全和过硬又高强的武艺,代替人民,法律,正义,和平去杀掉孙二娘和张青这两个社会毒瘤,社会罪人,人民公敌,这才是明智的,正确,对的,合情合理又合法的,这才是历史上真正武松打虎大英雄的正义,和平,友好,文明,过人的聪明之举。

  张青回来之前,十字坡的酒店门前出现了这样“很黄很暴力”的一幕:高大威猛的打虎英雄武二郎正把一个赤膊的“中年油腻女”孙二娘压在身下,孙二娘一脸惊恐,苦苦哀求。

  

  

  此时的武松确实已成骑虎难下之势,号称一双拳头“专打天下硬汉”的打虎英雄却正和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撕逼”,场面不亦乐乎。

  要是打下去吧,可对方不是景阳冈上那只大虫,而只是个中年妇女,几拳下去可能就会让其丧命,况且对方已经连连求饶。

  

  你说不打吧,可她刚才明明就是在酒里下了蒙汗药,如果不是自己早有提防,她就是要取了自己的性命,然后自己的一身肌肉很快就会成为别人餐桌上的包子馅,而且这个店里不知已经有了多少好汉的冤魂。

  要是把她制服,连同那几个伙计送官吧,这可等于是坏了江湖规矩,而自己归根结底最有底气的身份就是江湖人,这样做等于自己给自己以后混迹江湖制造障碍,断了后路。何况现在自己的身份还是一名流配的犯人。

  

  所以,即使张青不回来,武松脑海中经过电光火石的闪念,也会顺坡下驴放下孙二娘,然后进行一番训诫,最后双方互感“义气深重”,只等菜园子一到,便会结为兄弟。

  武松当时还不嗜杀,“调戏”完后,最大的可能会拿着刀吓唬一番,令其招供,然后找来纸币,让她把杀过的客商一个个写出来,哪里人士,如何杀的,谁动的手,行李怎么分了,一一写明白,然后按上手印。

  之后如法炮制,也让伙计招供,画押,把衣服文牒等犯罪物证保存好,直接押着报官。

  《水浒传》是男人的世界,按说就没几个女人,出场湖南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不多的几个女子孙二娘恐怕1是最有江湖气节的人,其他的基本上都是花边,衬托着男人江湖世界里的爱恨情仇,聚焦到武松撞见孙二娘这事情来说,可以说让人眼前一亮。(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历史三日谈)

  

  因为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武松是个不会轻易动凡心的人,这话从何说起呢?众所周知武二松的抗撩能力那是真的非同一般,武松与他的哥哥住在一起的时候,大郎前脚离家,潘潘金莲就差脱光衣服了,直往武松身上扑。

  武松要是没有一定的定力的话,肯定在与他哥哥住的时候就犯错误了,但后来武松不但推开了他的金莲嫂嫂,还义正言辞的给嫂嫂说了一通三从四德的大道理,潘金莲虽然风情万种撩骚百媚,最后也搞得潘金莲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武松遇到了孙二娘那简直就是画风一变,以武松撩孙二娘的过程来说,先装上当,让孙二娘放松警惕,等孙二娘赤膊穿肚兜上阵切肉剁馅的时候,“呲溜”就睁开眼睛了,孙二娘冷不防吓得眼睛瞪的贼溜圆。

  完犊子了就被武松压在了身下,还好这时候菜园子张青跪的快,要不然武松指不定深入到什么程度呢!当然在《水浒传》里武松是个光明磊落的大英雄,他是看出来孙二娘有猫腻,因此才有了戏弄之心。

  

  跟歹人玩心眼子那叫智慧,估计武松也不好再进一步探讨孙二娘的身体,放开的可能性更大吧,毕竟孙二娘的出现也是为了衬托武松的智慧和勇猛,不轻易动色心,那也是判定英雄的一个标准嘛!

如果张青没回来,我认为武松也不会动手杀了孙二娘,顶多惩戒警告敲打一番完事儿。



为何这么说,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武松有备而来,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十字坡孙二娘夫妇开黑店这事儿武松早就知道,他原本就是江湖上的行家,所以孙二娘的那些伎俩在武松眼里就是小儿科。

武松其实就是存着看看江湖传言的念头,发现孙二娘真有问题后,他也就本着调侃调侃孙二娘的念头。因为他也是在江湖上混日子的,每个人做事都是有原因的,故而他不会把孙二娘怎么样。



真要存着为民除害的心思,武松就用不着这么客气了。以他的武力,直接三两下就解决了,哪还等得到张青回来。

二、武松本性正直善良、嫉恶如仇,虽然也杀人,但他并非滥杀无辜之人。不是针对他本人的阴谋诡计,武松一般不会搭理。

虽然血溅鸳鸯楼时他也杀了几个无辜的婆子,但那是因为他当时杀红了眼,控制不住了。所以即使张青不回来,武松也不会杀跟自己没有深仇大恨的孙二娘。



三、大家别忘了,武松当时的身份还是被发配的人犯,这身份可不容许他再做犯罪的事。自己的屁股还没擦干净,哪还有闲情逸致管别人的事儿啊?我想武松也不会傻到再干罪上加罪的事儿。再者,武松已经对官府也不抱希望,所以也不会把孙二娘送官。

四、武松是水浒中难得的好汉,是作者施耐庵倾心打造的英雄人物。相对于武松来说,孙二娘就是一弱女子,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作者不会让武松干的,这不符合武松的性格特征。



综上所述,所以我说即使张青不回来,武松也不会杀了孙二娘的。依照他的性格,应该会警告一番,毕竟自己还是被发配的人犯呢,哪有心情管那么多,还是老老实实服刑去吧!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立删)

(欢迎点击关注墨鱼轩书画阅读欣赏更多文史典故)

武松当时还不嗜杀,“调戏”完后,最大的可能会拿着刀吓唬一番,令其招供,然后找来纸币,让她把杀过的客商一个个写出来,哪里人士,如何杀的,谁动的手,行李怎么分了,一一写明白,然后按上手印。

之后如法炮制,也让伙计招供,画押,把衣服文牒等犯罪物证保存好,直接押着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