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错觉美文故事散文欣赏

时间:2020-11-25来源:雪晴故事网 -[收藏本文]

错觉。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一种心理错觉。小人认为君子的思维轨迹或者思维道德一定和自己的思维轨迹和思维道德一样。

"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也是一种心理错觉。君子认为小人的思维轨迹和思维道德一定和自己的思维轨迹和思维道德一样。

结果,君子犯迷糊。当小人的各种不合道德逻辑的行为出来之后,让君子吃惊的目瞪口呆, 才知道君子和小人存在多大的思维和道德差距。常常是小人给君子一次又一次的上课,才使聪明中糊涂的君子得到一些启蒙教育。君子陷在道德逻辑的大海中游不上岸。小人在突破道德逻辑的泥淖中一次又一次打的君子晕头转向。可见,人的错觉的危害有多大。

我自己的大脑中存满了单纯的、愚蠢的、高尚的错觉。因此我一辈子都走在犯错误的路上。一次又一次的小人教训,我都不长记性,都不能让我变的聪明起来,继续在和小人一如既往的用君子思维和君子行为。当我碰的头破血流甚至危机到生命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需要进幼儿园得到一些初步的启蒙教育。但山岳易撼,人性难改。英雄不改本色,狗也不改吃屎。怎奈君子改不了君子的思维方式,小人也不会改小人的思维方式,这不仅受道德逻辑和知识水平的局限,也受天性的不可改变。人之初,性本君子,那么他始终是君子。人之初,性本小人,那么他始终是小人。君子与小人的本性很难改造。

君子射出的箭,是干净,清爽,道德,逻辑。而这支箭命中的靶却是肮脏,浑浊,不道德,不合逻辑。之所以南辕北辙,就是因为错觉造成的。当你射箭的时候,你一定认为你的靶和你的箭是一致的,但事实是完全不一致的。当你用一股清泉思维看泥石流的时候,泥石流正泥沙俱下,浊浪排空,摧枯拉朽。当你正在泾河上捧水喝的时候,别人正在渭河上捞鱼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是一个教书匠。我小的时候,自然是和小孩子在一起,我的思维水平自然纯净的像小孩子。我长大之后,从事"阳光下最光彩照人的事业",我依然和十几岁的小孩子在一起,我的思维依然纯净的像个小孩子。甚至在我的不惑之年,知天命之年,我的思维依然固化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一个人的思想一旦固化成自己独特的模式是很难灵活变通的。比如一个人固化在不说谎,那么让他说一句慌还不如打死他。一个人固化在说谎,你不让他说谎等于要他的命。

我下面说的事,大概大家对我的单纯,幼稚,愚昧,无知会笑的前仰后合。

第一件幼稚可笑事是我曾经问过我一个特大企业经理办公室做秘书同学的这样一个问题:你经常跟随公司经理到北京开会、出差,你们肯定是在一起吃饭,是你抢在前面买饭,还是公司经理抢在前面买饭?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农民之问,是因为我们底层的人在一起吃饭,大家都抢着买单。我这个问题叫"以农民之心度领导之腹"。因为我不知道全国的驻京办都是给领导"做饭"的。

第二件幼稚可笑的事是90年代我第一次到太原参加化工部的一个技工学校教材编审会。会议期间逛著名的太原晋祠。我就抢着去买门票。结果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几乎用惊异和不屑的眼光看我这个乡巴佬。最后自然是会议主办方工作人员给我做了启蒙教育。

除了以上两件幼稚可笑的案例,我还有太多的幼稚可笑的错觉。譬如,我认为能当领导的人,一定是道德特别高尚,水平特别高,甚至字也写的特别漂亮的人。于是我自己也追求道德的高尚和好的学识水平,也想把字写的很好。虽不希望自己当个领导,但也希望让大家给我一个好好评价。实际咋回事,我就不要啰嗦了。

再譬如,我认为官越大,品德越高,自律意识越强。结果军内高层是郭伯雄,徐才厚以及90名军级干部的大腐败,地方的腐败领导人从中央到地方,多的像牛毛。

武汉能治疗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2000年以后,有人说军队太黑,官场太黑,升官都需要明码标价去卖,或者送女人。我根本不相信,感觉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大的军队,这么高级的领导,怎么会出这样的丑事,我无法相信,感觉这是别有用心的夸大渲染。我的这些浅薄认识水平证明我的头脑中有多少幼稚可笑的错觉。

我这种错觉属于无知的错觉,不会对个人和社会造成伤害。而且具有我这种无知错觉的人越多,人群越纯洁,社会越干净。

我这里用我的傻乎乎的无害错觉主要是想引出另一种有害到错觉。

有害的错觉很多,不可能全面例举。我这里主要想说说当了个小科长、小处长,小县长,小厅局长、甚至也不能算大的省部长和有点大的某些国家领导者的错觉。

厅局级以下小官吏中常有这样的错觉:

(1)错觉为自己尊贵,高贵;

(2)错觉为自己是个人物;

(3)错觉为自己的形象光彩照人;

(4)错觉为自己学识渊博;

(5)错觉为自己才华超群;

(6)错觉为自己威望很高;

(7)错觉为自己风度翩翩,迷到女人;

(8)错觉为自己是"当今之世舍我其谁"的英雄。

还有诸多的错觉不能再例举。

作家贾平凹有几句话说的不错,抄写到这里帮助剖析这种错觉。

贾平凹说,一些人把"一分的本事吹成了十二分的能耐,连破棉袄里抠出一颗虱来,也是珍养的,有双眼皮的俊。依我们的经验,凡是太显山露水的,都不足怕,一个小孩子在街上说他是毛泽东,由他说去,谁信呢,人不信,鬼也不信。••••••而现在却是行立坐卧什么也不带的,带大哥大,越是人多广众,越是大呼小叫地对讲。——这些都是要显示身份的,显示有钱的,却也暴露了轻薄和贫相。金口玉言的只能是皇帝而不是补了金牙的人,浑身上下皆是名牌服饰的没有一个是名家贵族,领兵打仗了大半生的毛泽东主席从不带一刀一枪,亿万富翁大概也不会有个精美的钱夹装在身上"。贾平凹这几句话形象地戳破了这些有错觉的家伙们的丑陋。我还要沿着家平凹的戳破做进一步戳破。

邯郸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当官不像考大学。考大学,最聪明的进哈佛,斯坦福等名校。在中国则进清华北大。这是考试成绩决定的。而在中国当官,主要取决于这么几个因素:

(1)确实优秀,出类拔萃,机遇好,遇到贵人,被优秀领导发现提拔;

(2)在职场随大流得到晋升;

(3)天上掉馅饼,一个领导的帽子砸下来;

(4),其它侥幸因素得到官位;

(5)官员子弟世袭父辈的权势;

(6)裙带关系进入官场;

(7)编制了一个关系网,"蜘蛛大红大紫全靠那张网";

(8)拿钱买的官;

(9)向上级进贡美女换的官;

(10)各种资源交换的官;

(11)做领导家奴,家丁,鹰犬,爪牙,打手当的官;

(12)做哈巴狗,奴颜媚骨,阿谀逢迎当的官;

(13)靠肮脏的而不是干净的帮派体系得到官位。

不论哪种情况得到官位,有人谦虚谨慎,虚怀若谷,不张扬,不显摆,低调做人,给人留下道德品质高尚的好印象。

一般来说,前四种情况取得官位的人有自省能力,懂得出事原则,造成的自我感觉良好的错觉少。

而后九条取得官位的人容易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唯我独尊,张扬显摆,浅薄粗俗,缺乏内涵,在灵魂深处造成错觉,感觉自己能的不。

在睡觉的时候抽搐怎么回事-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5px/28px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前面例举的13种错觉是他们的出生证和画皮。把他们画皮一剥,逐条审核他们,就发现他们是人渣。

从第一个错觉的尊贵高贵的错觉说,他们的灵魂中都是肮脏,哪来高贵。

从第二个错觉说,他们无德、无才、无学识,怎么也和人物沾不上边。

从第三个错觉说,老天给他们的形象对不起人,他们内脏外泄的"气质"更丑陋,灵魂丑陋的人怎么会有光彩照人的形象。

从第四个错觉说,他们从苦瘠甲天下的山沟出来,没有好的家庭教育,勉强读了个普通中专,怎么也不会有渊博的学识。

从第五个错觉说,不论他们的家庭背景,教育背景,社会阅历,还是自己的修炼,都没法进入才华超群的行列。

从第六个错觉说,他们做事没有规矩,不懂方圆,作风像下山野猪,怎么会形成高的威望。

从第七个错觉说,他们脸上堆着土坷垃,嘴里长着狗牙,走路姿势像头晃晃悠悠的猪,怎么会迷到女人,女人能被他蹂躏,完全是图他的权力得好处。

从第八条错觉说,他不知道英雄应该是什么模样,所以才错觉自己是英雄。

你当了官并没有错误,也没有犯罪。但你一定要纠正你的错觉,不要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不要太狂,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不要以为你当了个芝麻官就能的不行。不要走路一摇三晃,说话哼哼哈哈,对人颐指气使。不要使用权力粗俗的粗暴的野蛮的侮辱蹂躏管辖的人,感觉老子就是文曲星下凡来治理你们。这种错觉就错的离谱了。

官吏们的这种错觉发生在不认识、不搭界、不相干的人之间,也正常,但偏偏发生在熟人、同事甚至同学的上下级之间就很糟糟。这种错觉发生在高素质人对低素质人中也可以接受,但偏偏是发生在低素质对高素质人的身上,就极其荒唐。

人的职务和品德、才能、学识不是正比关系,有时候甚至是反比关系。几乎是职务越高,垃圾的属性越严重。反腐反出的一大批高官证明,他们的级别越高,垃圾成都越严重。为什么会这样,归根结底也是他们的错觉造成的,以为他们官大就老子天下第一,想干什么干什么,党纪国法奈何不了他们,错觉让他们走上不归路。

"人一阔,脸就变"。实际是,人一当官,错觉就产生。大官产生大错觉,小官产生小错觉,狗官产生咬人错觉,老虎官产生吃人错觉。这种错觉的根源就是权力。权力让这帮垃圾"权令智昏,官令智昏,钱令智昏,美色令智昏,前呼后拥令智昏"。没有权力的时候他们才如梦初醒,感觉自己错了。

错觉几乎在各个层面的官吏中都会产生。

小科长产生井底之蛙的自命不凡错觉。

呼和浩特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厅局长产生天降大任于斯人的错觉。

甚至最高领导人产生超人的错觉。

一个也算不简单的国家领导人无不得意的说:"有人说我比某某人伟大,我觉得我还是超不过某某人"。这话虽然显得谦虚,有自知之明,但也还是有错觉在里面,即: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比某某伟大。

还有一个 "才华横溢"的国家领导人,字写的并不好看,但在国内到处题字,错觉为自己是个伟大的书法家。出国访问某个国家,弹钢琴错觉为自己是钢琴家。在欢迎国宴上突然歌声嘹亮,错觉为自己是歌唱家。在访问活动中,突然拉某外国领导人夫人跳华尔兹,错觉为自己是舞蹈家。还是在欢迎国宴上,突然从衣袋里掏出梳子梳起油光滑亮的头发,错觉自己为一个花花公子式的美男子。实际上他是泱泱大国的领导人,却把自己错觉位一个戏子和花花公子。

小科长错觉自己是个大人物。大人物又把自己错觉为一个戏子。这让错觉少的同胞难堪尴尬。

还有些读书人也会产生错觉,特别是一些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产生的错觉也让人难为情。

法学教授想用自己的法学错觉给整个社会一锤定音

经济学教授想用自己的经济学错觉给整个社会一锤定音。

历史学教授想用历史学错觉给整个社会一锤定音。

政治学教授就更把自己错觉成一个政治太上皇,想用自己的政治错觉给整个社会一锤定音。

他们满以为经他们一锤定音,许多事就铁板钉钉定论了。但这又是错觉,老百姓给他们错觉的回复是:专家、叫兽。这就又给他们反过来定论了。

所有这些想给整个社会一锤定音的教授的错觉,无一例外都带着自己的政治立场和政治倾向。这种政治立场和政治倾向或左或右,不可能是中庸之道,不可能是中立立场,所以也不可能完全正确。

特别是一些右派教授怀着对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的刻骨仇恨提出的错觉理论就轻易把他们推上由理论错觉导致的行为错觉。

整个中国的人们在思维上依然处在黑暗中,容易听别人忽悠。中国人不重视哲学、逻辑学的学习和研究。中国人注重的是实用主义和明哲保身的生存性思维,所以生存性思维必然导致思维的不可观、不科学。思维处在低下状态,影响到道德也处在低下状态。所以中国人的思维中出现错觉的概率很大。

什么时候中国的各个层面的人没有了错觉,中国的社会就有希望了。

上面罗列了各种人的错觉。这里最难堪,最要命的错觉是身边那些和你朝夕相伴的小科长、小处长,也不大的厅局长的错觉,因为他们的错觉直接影响你每天的生活、工作和情绪。所以,希望我这篇错觉的文章能纠正他们不可一世的俨然一个人物的错觉。